內地黃業緣何「野火燒不盡」
 
2000-10-10
 
【人民報訊】澳門日報十月十日社論:內地黃業緣何在雷厲風行的掃蕩下仍能「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不妨看看近期內地傳媒報導一則並不算什麼大案的「路邊店」新聞。「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細細解剖,就可悟到許多大道理都未必能表達的「娼盛」溫床,其原委相當光怪陸離,耐人尋味。

公路邊開店賣淫,本不算新聞。那些王八鴇母深知司機、購貨郎這些離鄉背井人員易動情欲,前些年曾專揀執法人員鞭長莫及的通衢辦起逍遙宮。短暫的風流過後,各奔東西,無牽無累,許多人已見怪不怪。可是,蘇皖交界的溧水境內,有一家去年才開張的路邊妓寨,內情相當奇特,後臺老板是水上派出所的高副所長。此人剛上任,便聽小人之計,由無業人員出面雇請「小姐」經營「老地方飯店」,為派出所「創收」。於是,掃黃者販黃,執法者率先犯法。他們手中有權,有槍,有關係網,構築了相當牢固的保護墻,何懼「野火」燃燒?何需「春風」熏吹?他們未必感到冬天的寒凍!

內地掃黃的風紀日趨嚴厲,高副所長當然有所懾懼,但錢迷心竅,利之所在,不惜施展雙簧計:這邊廂雇小姐賣春,那邊廂派警抓嫖客罰款。以為正邪主角同屬一人,動用民警和聯防隊員便裝「值班」,誰個知曉,哪個干預?只會財源滾滾,就像誘人做賊然後捉賊圖名利一樣,萬無一失。只是這樣的基層,究屬誰家天下?這樣的隊伍,已蛻變為什麼隊伍?

高副所長唯恐「小姐們」賣春不力,特仿效物質刺激法,按「創收」業績提成獎勵,可謂懂得經濟之道,比起被喻為國內特大組織賣淫案的主角__北京畫眉娛樂有限公司總經理凡學勇,有其「過人」之處。凡學勇既想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經常威逼「小姐」無償供他指定的「特殊」嫖客洩欲,名為繳交「義務臺費」,待遇何其刻薄。不堪折磨的「小姐」憤然發信求救,成為警方破案的重要物證。高副所長如果聞訊,定會冷笑凡學勇的邪門歪道還沒有他到家,竟不諳釣餌之術。

澳門日報指出,內地黃害蔓延至今,西方腐朽意識的侵蝕,固然起了催生的作用,但不是問題要害的全部。從更寬廣的視野來看,社會的價值標準受多種因素的影響正發生劇烈變動,傳統的是非觀念受到巨大的衝擊。拜金主義狂潮洶湧泛濫;廉正操守受奚落。笑貧不笑娼,笑廉不笑貪,大有市場,質詢貞操何價?廉潔何價?

賣肉市場上,有供應者,也有需求者。供應者欣賞「抬頭走進夜總會,陪吃陪喝又陪睡,一夜工資翻幾倍」,與「褲頭松一松,好過去開工」,同是她們的主題歌,雖女大學生也常受誘惑,寧願把書本束諸高閣。需求者來自各個階層,暴富的大款是常客;公職人員上至局長、市長,下至科員、會計,隨□腐敗流毒的傳染,亦不乏藏春閣的愛好者,不時演出「鴛鴦浴」中被撞破這一類醜劇。彼此推波助瀾,不以為恥,還以為樂。又因黃業帶旺市面某些生意,於是「娼盛繁榮論」屢受批判而不衰,為它暗中打起保護傘的大有人在,輕則縱容姑息,只眼開只眼閉;重則公然通風報訊,為其開脫,更甚者是官辦黃業,把國家禁令完全拋諸腦後。

溧水水上派出所經營的「老地方飯店」,屬最後一種黃業。它的繁衍過程,它呈現的價值觀念,正好是當今內地社會上形形色色黃業得以頑強生存的縮影。這也是小小的溧水「路邊店」值得人們思考的緣故。(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