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輿論主動權
 
劉洪波
 
2000-10-10
 
【人民報訊】某市一個郊區召開一次會議,充滿了對市內各家報社所開辦《新聞熱線》的義憤,表示要「牢牢掌握輿論的主動權」。

義憤的主要原因,是上半年區裡不斷有事情成為報紙的熱線新聞,造成重大影響的主要是四件事,一是某鎮強制學生買保險導致一名學生死亡,二是某鎮抗旱渠成為曬太陽工程腔肺浪骯け┐蛉舜蟠恚氖?農民手中的「白條」兌不回「養命錢」。區裡出了這些惱火事,「會議」對《新聞熱線》充滿義憤的情緒,也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

不過,據說這會議叫「全區穩定工作會議」,新聞媒體報導成了「穩定」工作者們義憤的主要對象,某些人所謂的「穩定」到底是一種什麼東西,實在是再明顯不過了。

今後怎麼辦呢?有一個領導說,要堅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減少熱線電話;二是要樹立幹部的政治意識、大局意識、責任意識,不把事情反映到熱線。又一個領導說,各級領導對老百姓群情激憤的問題,要「自己解決」,不能把報紙當救世主。

最精彩、最有高度也最有力度的話,當然還要由區裡的主要負責同志講。他說,新聞報導要講大是大非,現在有些人顯然是要把我區搞亂,動機不純;我們對批評報導要正確對待,新聞媒體不是神,不是上帝,不是法官,不是一級政府組織,亂打新聞熱線帶來的危害不亞於法輪功,要充分認識到批評報導帶來的負面效應;要加大糾風工作力度,對幹部提供線索、參與批評報導的,要記錄在案,永遠不能重用;所有的反面報導要一查到底,看是誰提供的線索,想達到什麼目的……

嗚呼,如此「穩定工作會議」!

誰說穩定不是大局,誰願意在不穩定中生活?假如會議研究研究制止強制學生買保險、把抗旱渠變成真正的抗旱設施、保障人大代表的安全、兌現農民手中的白條等問題,倒也真正不無「保持穩定」的效用。然而,會議要解決的問題,竟然是怎樣杜絕公眾向新聞媒體提供線索、陳說冤情,禁止將有違公眾利益的行為訴諸公眾輿論。這是什麼穩定工作會議?分明是新聞媒體聲討會,大眾傳播扼制會,公民意見表達權的討伐會,掩蓋非法使用權力的部署會。

按照這種「穩定」法,土皇帝可以在一方為所欲為,劣行卻定要悶在那「土圍子」裡;新聞媒體只能傳播土皇帝的聲音,群眾的痛苦絕不能向任何人抒發;只要新聞媒體上沒有出現「壞事」,便是「群情激憤」也屬於天下太平。

「新聞媒體不是神,不是上帝,不是法官,不是一級政府組織」,說得好極了,完全符合現代大眾傳播學的理論。但是,大眾傳播學還會給出新聞媒體是什麼的結論,例如是社會公器、公眾輿論、交流渠道、社會調節閥等等。一個土皇帝說到這些「不是」,隱含的意義便是「新聞媒體一錢不值」,新聞媒體怎麼說,完全可以不當一回事,要解決問題,還是得由我們這些人「一級抓一級」。

在這些人的眼裡,新聞媒體不光狗屁不是,還有壞作用:把事情搞砸,把我的名聲搞壞,使我的官帽子弄得不那麼光鮮,所以要「牢牢掌握輿論的主動權」,讓它一開口就說我愛聽的話,使我們幹任何事都能得到頌揚之聲。

輿論本質上是公眾意見。這些人借「牢牢掌握輿論的主動權」,來逃避、壓制、鉗制輿論,試問這到底是公眾的輿論主動權,還是土皇帝的隨心所欲權?這些土皇帝把「穩定」的含義轉換成無論他們怎麼行事百姓都不能吱聲,「穩定」變成了一個讓人恐懼的詞語;他們把「鉗制輿論」稱為「輿論主動權」,「輿論」一詞也因此受到了作踐。

(摘自《南風窗》今年第10期)(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