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法輪大法 才能重塑國人靈魂(多圖)
 
2020-7-28
 



2019年7月20日,墨爾本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州立圖書館前舉行7·20反迫害集會,圖為高健在集會上發言。



圖為中華民國臺北圓山忠烈祠。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編者按:今年7月份大紀元分三次刊登了記者芷清在墨爾本對民運人士高健的採訪報導,題目是《抗日名將後代:只有法輪功 才能重塑國人靈魂》,這是一次很生動感人的報導。人民報合併成一次刊登,並進行了少部份的增加與刪改。)

高健,1952年出生於上海,曾當過知青、工人、教師、記者、編輯。1989年參與「六四」後,90年流亡海外。

高健的父親高飛,字/安翔,少將軍銜,畢業於黃埔軍校,曾在抗日戰爭中立功受獎;高健的姑父王輝武,畢業於黃埔軍校,時任第四戰區司令長官部參謀處少將處長,1973年9月,獲中華民國政府批准入祀臺北圓山忠烈祠。

作為一名黃埔軍人、抗日名將之後,高健的體內亦流淌著忠貞愛國、剛正不阿的熱血。在來澳的30年中,高健曾任中國民主黨副主席、中國民聯澳洲分部副主席、中國民陣總部理事、監事,中國民主黨全委會監事等職,現仍是墨爾本民運聯盟的負責人之一。

● 六四屠殺 人生的分水嶺

1989年,是高健的一個人生分水嶺。89年之前,他曾是一名新聞工作者,在《科技日報》任記者。因資質優秀,曾是體制內的重點培養對象。

「我覺得毛澤東時代,政治非常黑暗,」高健回憶說,「改革開放後,我對鄧小平還是比較尊重的,覺得他順應時代潮流,例如中美建交,恢復高考,那個時候我覺得國家還是蠻有希望的。」

然而1989年的那個仲夏之夜,無情的槍響擊破了高健心中對這個政權的一個個期許與希望,正是這場轟轟烈烈的「89民運」,讓參與其中的高健徹底看清了共產黨,從此走上反共之路。

「當時六四槍響以後,我講了一句話:我跟共產黨沒完!」就這樣,三十多年過去了,用高健自己的話說:「1989年走上了流亡路,至今未回中國。在反共的路上,我永遠當一個戰士!」

● 初識法輪功學員

高健第一次是在澳洲堪培拉遇見了法輪功學員,「當時我和民運人士魏京生到堪培拉國會參加一個聽證會。那時候看見了在國會大廈外靜坐的法輪功學員,我和他們聊了一會。」

這一次與法輪功學員的見面給高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到墨爾本後,他開始和法輪功學員有些接觸,並在公開場合呼籲人們關注法輪功受到的迫害。

「我曾經參加過澳洲政府在國會舉辦的中國人權聽證會,我特地把法輪功受迫害的事情拿出來講。」「其實法輪功學員的問題國會都知道。」

● 挺身而出 為法輪功作證

中共自1999年開始非法迫害法輪功的同時,也將這種紅色恐怖蔓延到海外。

高健回憶說,2002年,中領館組織上海總商會在唐人街門口擺了很多宣傳臺,放了很多污蔑法輪功的造謠宣傳單。「我就走過去,問他們哪來的這些東西?因為我是上海人,我們都認識,他們說:『領館給的』。

「當時我就說:領館的東西你能信啊?他們就說:『哎呀,他們要我們到唐人街來,設個點做宣傳,那我們就來了,我們也是湊熱鬧。』

「當時我就和其中兩個人說:你們少摻和這種事情,你既不了解法輪功學員,你又不是法輪功學員,你也不了解法輪功,你又不在國內,國內發生什麼事情你怎麼知道呢?你怎麼聽領館的呢?」

聽完高健的話,這兩個人覺得言之有理,就隨高健離開了,「因為他們也是被朋友拉來的。」

由於上海總商會配合中共領館對法輪功進行造謠宣傳,並且還在華文報紙上刊登此次誣蔑法輪功的展覽信息,因此法輪功學員便一紙訴狀將上海總商會告上了公平委員會。

「上海總商會就堅決不承認他們的東西是領館給的,而且他們還說是自發的。這個時候我就提出來:我出來作證!因為我確實在場,我也和他們聊過天,因此我就出來作證。」

因為高健的出面作證,上海總商會的會長非常慌張,因為她認為是不會有人敢出來作證的。

「當時我朋友就勸我了:你管這種閑事幹什麼?你又不是法輪功學員,領館的事情你得罪他們幹什麼?另外你還得罪了上海總商會。」

「後來我就用共產黨的語言和他們講:實事求是是黨的優良作風,是怎麼回事就是怎麼回事。而且我這個人就喜歡說實話。」

由於高健的堅持,中共懼怕不已。為了讓高健打消出庭作證的念頭,上海總商會的會長通過朋友的關係請高健到她家吃飯。

「她告訴我:她父親是被共產黨鎮壓槍斃的,她和共產黨有殺父之仇。但是呢,現在國家好了,強大了,所以她現在還是很愛國的。」

高健就告訴她:「我也很愛國,但我和你愛的是不一樣的。你愛的是中國共產黨,我愛的是我的國家和人民!而且我和你不一樣,因為你家裡出事的原因,你在上海生活是很窮困的,你到海外後,當了上海總商會的會長,有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可是我不一樣,我本來就在體制內。」

高健向她道出了自己之所以放棄體制內優越生活的原因:「一個人做事情要講良心,要有良知。我知道我今天出來作證也好,做什麼事情也好,都是要付出代價的,但是我願意付!而且我是義務為法輪功學員作證。」


高健深諳共產黨本質,「共產黨從頭到尾都是撒謊,撒謊成性,指鹿為馬。89年的六四運動,如果我當時不說實話,或者少說幾句,我今天不會流亡到澳洲來。我在國內都不怕說真話,現今在海外我更不會怕!」

「如果這件事一上法庭,上海總商會必輸無疑。但法輪功學員非常大度,他們說不需要上海總商會賠償一分錢,只要道歉。因為此事,我也非常尊重法輪功學員。」

面對中共當局的巨大壓力,高健義無反顧站出來為正義發聲,令很多人心生敬意。但正因為這一次的仗義執言,中共對高健惱羞成怒,使他本人的生意遭受了重創;但也因為這次的正義之交,高健和法輪功學員成為了朋友。

●「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我被他們的信仰感動了」




海外法輪功修煉者紀念1999年4月25日赴中南海向政府去講清真相。

從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和迫害法輪功開始,海外的法輪功學員每年都會舉行各種集會、遊行活動,讓更多民眾了解這場對善良人的無辜迫害,也讓世人認清中共的真實面目。在這些活動中,人們經常能看到高健為正義發聲。

「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惡習,都是正正派派的,而且非常善良。尤其讓我感動的就是那些常年在墨爾本菲茲洛伊公園(Fitzroy Garden)發真相傳單的學員,自己帶點水,帶個饅頭,他們是默默無聞的。成千上萬的這樣的法輪功學員,就能夠推倒共產黨。因為信仰的力量是強大的,我很尊重他們。雖然我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我被他們的信仰感動了。」

2004年,大紀元《九評共產黨》一書出版後,在全球引起轟動。民眾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高健對此書也是讚譽有加。「這是積了一個大德,為中華民族積了一個大德!這本書寫得好極了!」

現在從事旅遊業的高健經常對導遊、司機或遊客講述關於法輪功的一些真相,「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沒有錢的事情世界上是沒人做的,肯定是美國情報局一天給一百塊美金,(法輪功學員)才會做的。這完全都是來自共產黨的誤導。」

高健就給這些人講法輪功真相,讓很多人明白了事實。「還有一些五毛,小粉紅,他們一旦辱罵法輪功學員,我就會立即站出來制止他們。因為我覺得支持法輪功是我的態度。」

● 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

「共產黨害怕法輪功,這是真的,不是假的。」高健說,「你想想看,4.25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去靜坐、請願的時候,來的時候、走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走的時候連一張紙屑都沒留在地上。這樣的人多『可怕』!」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學院的一份雜誌上發表了一篇何祚庥寫的文章。何祚庥發跡於中共宣傳部,是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一擔挑(倆人的妻子是親姐妹),一向以攻擊氣功、中醫等中華傳統文化出名。他的這篇文章中有不少針對法輪功的不實誣陷之詞,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因此來到雜誌社澄清事實。

本來雜誌社的編輯在聽了學員的親身體會後,打算發表文章更正。可是4月23日,情況突變,雜誌社不再聽學員講道理,而且天津當局出動武警毆打法輪功學員,並逮捕了45人,還揚言這是來自北京的命令,學員要解決問題,只能到北京中南海申訴。

原來,這是即將退休的羅幹的布局,他知道江澤民正伺機尋找鎮壓法輪功的藉口,若他把事情搞大,討到江澤民的歡心,就可以從政治局候補委員升到中共決策層,2002年的十六大就可以不退休了。

於是在1999年4月25日這一天,聽到去中南海申訴消息的法輪功學員近萬名自發來到國務院信訪辦,想對江澤民當政的政府講清法輪功的真相,並想請政府釋放那些非法被抓的法輪功學員。

高健說,「我曾經跟那些誤解法輪功的人說,如果我現在成立一個馬列主義學習小組,湊七、八個人,每個星期到某個地方來學習馬列主義,國家安全局馬上就會找上門來了。他不在乎你學什麼東西,他怕你紮堆。因為他本身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它說它是馬列主義,你看哪個共產黨員相信馬列主義?」

「所以它害怕法輪功。這個信仰太『可怕』了,跟著共產黨走的人還沒有跟著法輪功走的人多。這件事情它就感覺到是對它的政權最大的威脅。」

「法輪功是一個信仰團體。這個信仰團體中有曾經的共產黨員,也有曾經的共青團員,都有。只是共同信仰一個東西,大家走到一起來。」

信仰什麼呢?信仰宇宙特性「真、善、忍」。從做一個好人開始,再做更好的人、最好的人。

這些修煉人當中有很多人過去不但有病,而且病得很厲害,通過煉法輪功他們的身體神奇般的好了。高健說:「他們對師父的尊重、崇敬以及煉功得到的益處,他們是有切身體會的。這些東西不是你能推得倒的。」

至於江澤民為什麼殘酷打壓、滅絕法輪功呢?如果大家看大紀元出版的《九評共產黨》,就知道中國共產黨具足邪教組織的一切特徵。它就怕中國人都追求做一個好人,那樣它在中國就無立錐之地了。

高健說:「江是感覺到法輪功對他的政權是有威脅的。威脅在什麼地方?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政黨,法輪功都是正正派派、規規矩矩的,從他們身上人們會感覺到社會還是有正氣的。」當社會往正氣方向轉,「你想,那共產黨它還統治得了嗎?法輪功並不是一個要打倒共產黨的政治團體,而共產黨說法輪功是X教,主要是感到對它的邪惡政權有威脅。」

● 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書中,加拿大資深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通過專業嚴謹的調查核實表示:

「我們的結論是,大規模強行掠奪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已經發生,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我們斷定,自1999年以來,中國(中共)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國各地的機構,尤其是醫院,還有拘留所和『人民法院』,已(為取得相匹配的器官)處死了大量法輪功良心犯,但具體數目不詳。他們的重要器官,包括腎臟、肝臟、眼角膜和心臟,都被強行摘取並高價出售,有時出售給外國人,這些外國人在自己本國往往要長期等待有人自願捐獻此類器官。」

「我們曾更情願得出『這些指控是不實的』結論。因為如果指控是真的話,將揭示出我們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令人深惡痛絕的邪惡行徑,淩駕於人類曾經目睹的一切罪惡。正是這種恐怖使我們在難以置信中躊躇。但不可置信並不意味著這些指控是不實的。」

高健表示,當他聽到中共活摘器官一事時,他是相信的:「據我所知,共產黨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因為我當時接待過上海中山醫院的一個醫生,他當時是做肝移植。他就跟我講,利用在押囚犯,他們會通過這種渠道進行肝移植。尤其是在官員急需某些器官的時候,如果法輪功學員能夠匹配的話,它一定會做這個事情。」

而且高健證實,在法輪功學員之前,中共國就已經有摘取死囚器官的事情了。「動手術的車就停在邊上,槍一響馬上就把還活著的人挪到車上去摘除器官。」

● 正言勸告體制內之人 勿助惡為虐

作為曾經的共產黨體制內的一員,高健就是在看到中共的真實面目後拋棄了中共。因此他也想告誡那些依然為中共賣命、迫害良善的體制內之人,不要助惡為虐。

高健說,「人在做、天在看。我認識的地方上的610辦公室(中共專門成立的迫害法輪功的機構)的那些人,我就跟他們說一句話:人在做天在看。要積點德,不要做惡事,搞到最後暴病而死。」

「另外一個呢,法輪功學員很耿直。公安說,你只要說不信就算了,但是他們堅決不肯說這個話的。人家說你就是應付一下,你說你不信了,不信了我就放你走了,你回去再信那我也不管了。形式上我一定要讓你寫個悔過書,但法輪功學員堅決不幹。」

● 高健眼中的法輪功學員

這些年中,高健在為法輪功積極發聲中,也結交了很多修煉法輪功的朋友。

「我自己感覺,他們生活很簡單,省吃儉用,沒有任何不良嗜好,對自己的信仰很執著,正正派派,這一點我是很明顯感覺到的。一位悉尼的法輪功學員跟我的關係很好,我們一塊吃飯的時候,我問他,『喝一點好嗎?陪我喝一點點酒』,他不喝,滴酒不沾,以茶代酒。都很自律,這一點我很佩服。」

「說實在的,說心裡話,我覺得法輪功裡人才濟濟、很厲害。真正出人才的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真厲害,醫學博士啊、政治學博士啊,我在美國見到幾個教授,很有水平,在學術上面、專業領域裡面很厲害。後來我們聊天的時候,他們跟我講:我是法輪功學員。我很佩服。我覺得法輪功是能成大事的。我的很多民運的朋友都聽章天亮、江峰、文昭、蕭茗(的節目)。現在回過頭來是法輪功影響民運了。包括新唐人電視臺,非常專業;還有大紀元,那是非常專業的。」

● 中共的狼奶文化

高健對中共的黨文化有著清醒的認識,因此他清楚地知道,為什麼有很多人受中共的謊言蒙蔽從而仇視法輪功。

「我的一些在美國或歐洲的朋友,包括一些民運人士,他們有時候跟我通電話或見了面,一起吃飯時,他們談到法輪功,對很多事情不理解。他們問我什麼態度,我就笑。我就講:我們大陸人從小受的是共產文化教育,都是喝狼奶長大的,只要不同於自己的觀點,或者和自己的觀點有點差異的話,或者你不能夠理解的話,馬上用非常激進的態度來否定對方,都是狼奶文化造成的。所以我們要清除共產文化。」

當朋友問自己相不相信法輪功時,高健說:「我可以告訴你一點,我不是法輪功學員。要問我信不信,我還沒到達這個程度,所以我不能說我信,但是我非常尊重對方。尊重是一種文化修養,理解是一個層次。在自己不懂的情況下隨便去說人家的話,我覺得不太好。」

高健還舉了個例子,說明中共捏造事實、撒謊造謠是由來已久的。「49年以前四川有個大地主叫劉文彩,四川美術學院做了一個雕塑叫『收租院』,把劉文彩說成是大惡霸,裡邊有監獄、怎麼欺詐當地的農民。你現在再看看可不可笑,四川省大邑縣最大的大善人就是劉文彩,他拿出很多錢用來辦的學校,到現在為止都是這個縣最好的學校。他自己過得並不是太好,他自己沒有多大文化,但是他把錢捐出來,幾千大洋、幾千大洋拿出來建了一個學校。那時候地主都有一種重視教育的思想,他自己住的房子都沒有學校這麼好。」

「再看1949年以後共產黨撒了多少謊、造了多少謠、捏造了多少歷史。這個時候共產黨說法輪功學員怎麼樣、怎麼樣,你能信?你不了解,你跟他們(法輪功學員)接觸接觸。在有信仰的人面前,如果說,你不信神,你也不接受這個東西,實際上你是沒資格說的。我是這樣看的。」

「他們就反覆問我一句話:你認為法輪功學員說的所有話,都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就告訴他們,有一點,我不是學員,我不能說他們每一句話都是真的,但是肯定沒有一句話是假的。我就是這個態度。但是我知道,墨爾本的民運人士都是支持法輪功的!」

●「真、善、忍」理念 重樹人的道德

面對當今中國文化喪失、內外交困的境遇,高健感到,只有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才能讓國人重塑人的靈魂。

「中國現在是物欲橫流、道德淪喪。今後中國實行民主化,要把共產文化這種毒素排出去、清除掉,沒有10年、20年、30年,是根本做不到的。你想想看,在幼兒園裡邊都要唱那些政治性的歌曲、跳一些政治性的舞。從小到大共產黨的宣傳把人的腦子洗得乾乾淨凈,身上沾滿了很壞的東西,骨子裡沾滿了很壞的東西。」

「女孩子如果沒有一個名牌包的話,就走不出去;男孩子沒有兩棟房子、沒有一輛豪車的話,就感覺在社會上沒地位。中華文化裡面沒有這種東西,都是共產黨搞的。」

「另外一個就是,現在人們被洗腦,還真以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他們對中華文化非常陌生,一無所知。每個人的心靈,現在都已經被搞得一塌糊塗,他們不知道什麼叫愛、什麼叫同情。」

「現在中共政權內外交困,到處都是敵人;國內經濟一塌糊塗。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老百姓就是這樣,當他吃不上飯的時候,他才開始對共產黨抱怨了。只要是吃飽飯,他們總是幫共產黨說話。」

「美國現在覺醒了,香港的今天就是臺灣的明天,臺灣也在覺醒,再也不對共產黨抱有任何幻想了,內外都形成了一個大氣候小氣候,對習近平當政的中共極其不利。我覺得真的就快了,這是我自己的政治判斷。但是那實際上中共倒臺了,雖然是很不容易,但是它倒了以後,重鑄中華傳統文化更難。這是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這件事情只有法輪功學員能做到,把大法傳到國內,重新樹立人的靈魂!」

● 盛讚神韻 洪揚傳統文化

2006年,一群志同道合的藝術家匯集美國紐約,成立了神韻藝術團,旨在恢復被中共破壞了的傳統文化藝術,復興五千年神傳文化。至此,神韻以無與倫比的完美在全球薈集了大批粉絲。

高健說:「法輪功學員洪揚的是真正的中華傳統文化,真正的精神所在。」

「每一次神韻來墨爾本演出,我就會買10張票,給一些不了解法輪功的人,尤其是喜歡藝術的人,讓他們去看。看完以後,他們都講,神韻演出非常專業!」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法輪功學員洪揚的這些真正的中華民族文化、傳統文化,恰恰是西方人最愛看的。而且他們洪揚的都是傳統文化中的精華,而這些都是被共產黨破壞殆盡的。另外從藝術性上來講,非常非常專業,我很佩服!」

「無論中央電視臺的、上海電視臺的(朋友),他們就跟我講無論是導演、演員、舞蹈,神韻都非常專業。」

●「第一個為法輪功說話的人,我感覺很自豪」

在十幾年為法輪功的正義發聲中,面對一些朋友的不理解、面對一些威脅恐嚇,高健從沒退縮過,更沒有後悔過。

「我絕不會回頭,我對我自己做的事情感到很驕傲。因為一個人最大的弱點就是要名、要利。我不要名,我不要利,我怕什麼?而且人家再有錢也好、人家再怎麼好也好,跟我沒關係。我自己對得起我的良心就可以了。」

「在全球民運人士當中,我是第一個公開站出來支持法輪功的人、第一個為法輪功說話的人,我感覺很自豪。我沒想到我是第一個,在全球中我是第一個。民運的人都說我是第一個公開站出來的人。如果沒有中共領事館搞出來這些鬧劇的話,我想我也不會成為第一個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