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消息】如果不是新華網12月4日的一則消息《臺原住民用義勇軍進行曲做手機鈴》,還真不知道臺灣有個排灣族。臺灣一個排灣族原住民拿中共國歌當手機鈴,讓中共設在香港的「中國評論社」聞風而動,去高雄採訪他。

查了一下維基百科,上面提供了一些排灣族的資料。排灣族為臺灣原住民中之第三大族(僅次於阿美、泰雅二族),2008年人口為8萬5,617人。分布在臺灣南部,北起大武山,南至恒春,西起隘寮溪至枋寮,東至太麻裏以南海岸。包括高雄縣市、屏東縣、臺東縣境內。

排灣族最大的特點是信神、用祭祀的方式與神溝通,另外祭祖,並請回祖宗中那些「最好的神靈」在族中待上一年再送走。

他們的祭典有:收獲祭、人神盟約祭(五年祭)、六年祭(五年後祭)。

收獲祭:舉行時間在每年七~十一月之間,各村自行決定。是感謝神靈的眷顧,給神過年之意。並做為年度終止開始的分界。主要是由祭師主持祭儀,並將收獲的小米入倉,選播種用的小米,吃新米等活動。

目前大部份地區已經「改良」為歌謠比賽、負重比賽、射箭比賽等表演性節目。和現在西方感恩節只吃火雞一樣,忘記了感恩節流傳下來的真實歷史是感謝神的恩典。

人神盟約祭(五年祭):排灣族最盛大的祭典。排灣族的先祖曾到神界向女神學習祭儀,以祈求五谷豐收、學習農作種植等,並與女神約定,在一段時間內以燃燒小米粳為記號,請神降臨人間。

五年祭長達十五天以上,從準備材料到祭典完畢,一連串的活動以男、女祭師為主導,屬於全部落男性的事務,則全村一起參與。

祭典準備工作: 1. 山上修路。2. 砍竹子作刺球桿、立刺球架。3. 作藤球。

正祭期間: 1. 招請祖靈。豐年祭典的比賽。2. 刺球(以前要獵過首級的人才能上刺球架)。3. 送惡靈(往西邊的田野)。4. 送善靈(往東邊的田野)。 5. 刺球(最後一場)。6. 砍斷刺球桿,要一刀兩斷否則視為不祥。7. 到刺中最後一球的勇士家跳舞。

六年祭(五年後祭): 傳說五年祭回來的神祖,有一部份最好的神靈被留下來,到第六年才送走。因此送靈之前也要有一連串的儀式。天數與五年祭差不多,但沒有刺球的活動。。

據中評社的報導,臺灣排灣族原住民勒格艾(中文名字宋茂璋)1961年生,他本身是臺東的原住民,定居在臺東。排灣族是個信神的民族,中共是個施行無神論教育的非法政權。中共非法建政至今已有61個年頭,勒格艾今年49歲。在臺灣生臺灣長的他怎麼就想起來用中共國歌替代自己手機的來電鈴聲呢?怎麼會越聽越喜歡呢?報導說,他「目前在臺灣電子媒體服務」。這基本上就找到答案了。

前年有人保守統計,確定有75%的臺灣媒體老板是中共在臺灣的代理人,或得到某些好處而替中共說話、唱衰中華民國的。現在搞雙贏,甚至中共自己人就直接在臺灣登場。例如,2009年12月26日臺灣《中國時報》以頭版頭條報導第四次「江陳會」時,說臺灣政黨領袖爭相會見中共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是「A咖對C咖」(A角和跑龍套的),總編夏珍被老板撤換,該新聞從中時新聞資料庫移除。可見「中時」老板的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是中共。一個新聞把臺灣媒體的真正後臺給抖出來了。

還有更邪性的,臺灣東森購物的女董事長梁馬利乾脆就是中共的人,她的父親是中共軍方幹部,梁馬利在東森召開會議時甚至要求手下的主管們宣讀毛語錄!

據中評社報導,他承認使用中共國歌當手機來電鈴聲歌曲,有人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在大陸的親戚也無法接受。勒格艾說,有一次帶老婆回崇明島探親,突然來電話了,幾名叔叔阿姨聽到來電鈴聲是中共國歌,紛紛對他抱以驚訝、不可理解的眼光:我們這邊希望邪黨趕快倒,他在臺灣咋這麼愛中共呢?

報導說,「他向叔叔們說,在臺灣很平常啊,而且兩岸交流頻繁,關係更加密切,沒甚麼大不了的。」

真的「關係更加密切」嗎?舉個例子,今年上海世博會,臺灣人穿了一件自己設計的中華民國國旗裝拍照,僅僅是為了拍照,露出衣服還不到一分鐘,就被警察帶走,經過反覆解釋後才沒被逮捕,但一直跟蹤她到離境。

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介石、中正先生痛定思痛,曾對中共做出了「三不」原則: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

中評社的報導證實,現在蔣總統的繼任者去掉了那個「不」字,施行的是:談判;接觸;妥協。還羞羞答答的往中共的床上蹭……,既保不住自己的貞節,也當不上第一夫人,撐死了排行「小三兒」,還說自己是「雙贏」。


勒格艾把中共國歌當手機鈴2年多,
印堂已發黑!
在中評社採訪時,勒格艾說,上個月的臺灣「五都」選舉,他在陳菊市長競選總部採訪時,突然電話響起,當時剛好是海外助選團到陳菊總部來支持陳菊,聽到中共國歌聲,每個人都困惑不解的看著他,陳菊總部的人提醒他先把電話放到「靜音」檔。中評社接著評論道:「可見到民進黨的場子還是有忌諱,有一點敏感」,潛臺詞是:在國民黨的場子裏沒有忌諱。

中評社的報導隱瞞了一個事實,在「五都」選舉時,雖然中共用槍擊改變了選舉結果,但很多國民黨員拋棄黨派之爭,支持在野黨的「一邊一國」,使選舉結果出現異象,雖是藍3綠2,但在野黨卻比執政黨多出41萬余個支持者。

勒格艾說他把中共國歌當手機來電鈴聲已經2年多了,而且還鼓動一些朋友使用。他肯定的對中評社表示,自己不會更換中共國歌手機鈴,如果有人覺得他媚共,「那是不健康、自我設限的想法」。

看完新聞,再回頭看中評社發表的勒格艾的照片,頓時大驚:他把中共國歌當手機鈴聲僅僅才2年多,兩眉之間的印堂就已經發黑!

各位朋友,有認識勒格艾的,請趕快告訴他:印堂發黑,要出大事!△

(人民報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