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哨》雜誌6月刊高調轉向。(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6月刊的《前哨》雜誌出版了。這本還帶著墨跡味道的雜誌在高調轉向,讓人刮目相看。

這期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中共活摘器官事件越鬧越大〉,這和我過去看到的《前哨》雜誌有了根本上的區別。

刊登最敏感問題

大紀元記者林怡5月25日在香港報導說,《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表示,透露這個消息,一方面是因為不能讓這種殘忍的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另一方面是受到維權律師高智晟的行為所感動。

6月刊的《前哨》詳細報導中共活摘器官的事件,包括兩位證人,彼得和安妮的證詞和一位老軍醫的談話,同時也引用日前日本傳媒報導,該國國民在華因移植器官死亡的消息,質疑中共近年來器官出售的大幅度增長的背後原因。

劉達文以《前哨》雜誌總編輯身份接受大紀元採訪毫無疑義是非常敏感的問題,雜誌的老板必須同意才行,否則就得走路。

江澤民掌權時,《前哨》雜誌鳥槍換了炮,刊登的文章的傾向性讓人一目了然。很長時間我都不看這本雜誌。但是現在不同了,令人欣慰的是它在向正義的立場轉變,而且是高調。

新聞應該是實事求是


,《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人民報)
劉達文在接受採訪時指出,香港的傳媒目前自我審查的情況相當嚴重,但是做為一個傳媒工作者應該有道義和良知:“應該站在公義的立場,大家見到不對的地方就要批評,不可以因為這件事太敏感就不去理會,那這個社會就沒有公義,沒有了公義,壞人就愈來愈囂張,邪惡勢力就會主導這個社會。”

劉達文批評現時一些傳媒工作者表現“冷血”,認為新聞應該是客觀的,不應該有立場的。他說,如果在一個民主國家也許可以持這種態度,但是在一個不民主的社會就不能這麼說。他又說:“記者(媒體)一定要關心民間疾苦的,如果看到不平的事都無動於衷,那就是一個機器人,還稱得上是人嗎?”

談到中共活體摘賣器官的事情,劉達文表示,剛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震驚,認為怎麼會有這麼殘暴的事情,令人匪夷所思,他說:「(中共)它回應這件事是很蒼白無力的」,他認為摘取器官肯定存在。

劉達文回憶說,在1993年《前哨》雜誌曾經轉載廣東省一份旅遊雜誌的報導,有關人體器官的買賣:“講一家醫院,當公安槍斃犯人的時候,醫院派出醫護人員跟隨到現場,當槍斃之後馬上上前摘取器官,馬上冷藏拿回醫院。”他說,因為是官方的雜誌刊登出來的,而且內容非常詳細,不可能是造假的,後來這份雜誌被停刊了。所以他認為,蘇家屯集中營的事件肯定是存在的。正如這兩天,香港記者在深圳採訪時,被人毆打及搶奪手機,電視畫面證據確鑿,但是當地公安仍然狡辯。

在證據面前仍睜眼說瞎話,這是中共的「陽光雨露」澆灌培養出來的成果。所以中共請西方媒體去蘇家屯調查它的罪惡,豈不是大笑話?

北京高層有一股反中共的力量

《前哨》總編劉達文說,他並不是像特首曾蔭權所說的為反對而反對,他所反對的是中共的一黨專政,不是像共產黨將「反共」和「反中」搞在一起,他是愛國的。


《前哨》雜誌刊登中共設立秘密集中營活摘
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消息。(人民報)
連特首曾蔭權都要在北京的淫威下伏首貼耳,身在香港,雜誌在香港,劉達文說出上面這一番話是值得人深思的。作為一個雜誌社的主編,無論你個人立場如何,雜誌的導向必須聽老板的。江澤民掌權時期,《前哨》雜誌一夜鳥槍換炮後,在為誰說話讀者看的很清楚。

5月末,《前哨》總編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對中共活體摘除器官和反對中共一黨專政表明了態度,這些都是讓中共、江澤民和羅幹恨之入骨的。《前哨》雜誌高調轉向。顯而易見,它不再是江氏人馬控制的地盤。

這個舉動不禁讓人感到,在北京高層有一股反對中共、反對江羅的力量,他們要把自己的意願通過境外的媒體表達出來。

「正義和良知」比甚麼都金貴

不光是《前哨》雜誌,我還發現其它雜誌都在不斷調整著自己的方向,有變好的,有變壞的。所以,哪個雜誌的後臺老板是中共高層的哪部份人,通過刊出的重頭文章,都一覽無餘。

《前哨》雜誌,希望你越辦越好,不是靠噱頭,而是靠正義和良知。因為現如今,「物以稀為貴」,在張嘴就是瞎話的世界,「正義和良知」比甚麼都金貴。


(人民報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