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發表來信後 黃金高反映近況(多圖)
 
黃金高
 
2004-9-26
 

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
【人民報消息】8月11日,《人民網》發表我的來信後,當晚,福建省委黨委,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就找我談話,把我的致信定調為“不講政治,不講大局,個人主義惡性膨脹、嚴重違反組織紀律的極端錯誤行為。”隨後,我跟隨他列席了省委常委會,會上我對案件作了40分鐘的簡要匯報,並接受了福建省盧代書記、省長的善意批評,取消第二天赴臺招商引資之行,表示繼續堅守崗位,認真履行自己的職責,安心回連江部署防抗“雲娜”颱風。

8月12日,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方清海一行來連部署抗擊颱風工作,下午,他們倆人找我談話,先是無言,我主動開口,表示如果市委覺得我不適合縣委書記這個位置,我可以引咎辭職,何書記當時就調侃說,你是省管的幹部,我管不了你。何書記要求我要充分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行為,進行深刻反思,以穩定省市安定穩定的局面。之後何立峰書記就找縣委每個常委分別談話,把我挽回國有資產,維護群眾利益的行為說成別有政治目的,要求連江縣每位常委要與市委保持高度一致,黃金高劃清界限。當晚,根據福州市委領導的指示,市委宣傳部召開緊急會議,要求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每人要在網上發表攻擊我本人的貼紙各20條。

8月13日,福州市委、市政府作出了《關於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致信<人民網>事件有關情況的通報》,總共22張,其中關於連江“地案”部分,全部按原先福州市“8.29”專案組作出的與事實嚴重不符的調查結案進行闡述(無視省委調查組還正在連江調查,尚未作出結論的事實),並指出我致信黨網反映問題的行為,“直接後果是為西方敵對勢力、臺灣敵對勢力、民運分子等利用,引發了社會政治不穩定,成為嚴重的政治事件。”說我“把原本是經濟糾紛的事辦成了帶有政治色彩的經濟案件”,是一場“嚴重的政治鬥爭”。這一天,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方清海等一行的約我在皇家大酒店約談三個小時,要求反省。

8月14日,福州市委要求全市傳達省委辦公廳批轉的福州市委、市政府所作的情況通報,連江縣各鄉鎮、各部門按照要求進行了傳達,連江傳達大會,市委支召開了我本人,市委、市政府並決定,每天派一名市領導來連江“調研”,找我談話,進行面對面的教育,要我認真反省自己的錯誤行為,要充分認識到這是對黨、對福建、對福州抹黑,這天(週六)下午,市委指派黃序和副市長到連江,在皇家大酒店約談我近兩個小時。

8月15日(週日)市委要求我在連江堅守崗位,不要回福州。

8月16日,中宣部要求,致信《人民網》一事,任何媒體不得以任何形式公開進行報導、炒作,涉及有關內容的消息、網文、貼紙等要及時組織刪除。我在縣委書記會議,五套班子領導聯席會上表示不就此事接受任何媒體採訪,並要求全縣上下要把思想同意到省委、市委全委(擴大)會議精神上來,抓好當前各項工作。但福州市一方面要求我執行中宣部規定,另一方面卻組織人員到我工作過的福州市貿發局(財委)和連江縣,按照統一的口徑對我是否隨帶防彈衣和保衛人員問題進行採訪,並在福州新聞(8月16日晚)上播放。《海峽都市報》、《福州晚報》、《南方快報》、以及《福州之窗》網站都發表了《實話實說》一文,對我進行個人攻擊。這一天,方清海等一行晚上又約我在皇家大酒店談話兩個小時。

8月17日,福州市委副書記陳揚富、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方清海、市委副秘書長薛海玲、市委極為常委陳誠文,市委辦黨群處主任科員吳國輝、市紀委辦王力健一行到連江,在連江縣委常委會上,陳揚富副書記宣布市委的決定,由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方清海任駐連江指導開展工作。縣委日常工作由我主持,重大事項和全面工作要向駐連江工作現場調研指導組匯報、請示。調研指導組一方面到連江基層調研,一方面要求鄉鎮基層幹部深刻認識到事件的嚴重性,與市委保持一致,與黃金高劃清界限。

在此期間,福州市委還派人對我赴臺經貿考察事項進行不正常調查,旨在把2003年2月就開始組團,按正規手續辦理的赴臺進行水產養殖、食品考察之行與我致信《人民網》兩個風牛馬不相及的事情扯在一起,企圖從中找到什麼類似於“叛黨通敵”的“突破口”,搞的組團的所有成員人心惶惶。

8月18日,方清海等現場調研指導組(由我等陪同)下潘渡、東湖、官頭等鄉鎮調研,視察連江的基層安定穩定、經濟工作等。

8月19日,經向市委方清海副書記請示同意後,我主持了連江縣創建省2003-2005年度文明縣城初評工作匯報會,會後,方清海副書記打電話要求推遲連江縣委全委(擴大)會。原先連江縣委常委會研究決定,8月21日召開連江縣委全委(擴大)會議,對省、市委全委(擴大)會議精神進行傳達,部署近期一段時間的工作,市委要求推遲,說主要是為了保持全縣安定穩定,讓我有時間深刻反省自己的錯誤(全省只剩連江縣沒有召開)。原先幹部考核,選任工作也被要求停止。

8月20日,駐連江工作現場調研組組長方清海召見張天金縣長、鄧祥訓副書記傳達市委會議精神,不讓我參加。後來由張縣長和鄧祥訓副書記分別召集縣政府、縣委的所有領導,傳達市委會議精神,要求與市委保持政治上的一致,與黃金高同志劃清界限。

8月21日(週六),市委指派市委常委、副市長梁建勇到連江約我談,再次要求我深刻反省。

8月23日,連江縣黃岐嶺路段發生特大交通事故,我與其他縣領導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組織搶救傷員,處置善後工作,省、市領導也相繼趕來。在事發現場,市委秘書長陳樹雄對記者說,不要把市領導與黃金高拍在一起,當天中午,晚上的福州新聞聯播,播放連江特大交通事故這一新聞時,連江縣其他領導有上鏡頭,而我卻沒有,非常嚴肅的一條新聞,卻是這樣不嚴肅的處理,在福州市引起了眾多議論,坊間傳出我被“雙規”了。

8月24日上午,我陪同現場調研指導組組長方清海副書記到黃岐一邊處理特大交通事故善後工作,一邊部署防抗18號颱風“艾利”,中午接駐軍營區發生山林火災的消息,請示方副書記後,趕往部隊營區組織當地群眾與部隊官兵聯手撲火。

8月25日,我冒雨帶一組人員趕赴浦口、筱 郢、安凱等沿海鄉鎮部署檢查抗擊18颱風“艾利”。晚上,經請示方清海副書記,同意縣委26日可以召開縣委書記(擴大)辦公會議,除了經濟工作外,重點是要求出臺強行安葬16位死難者,落實棺木入土的工作措施。

8月26日,我主持縣委書記(擴大)辦公會議,就相關工作作出部署。(見會議紀要)

8月27日,我接見江濱路拆遷戶後損群眾上訪,安慰他們安心等待,縣委、縣政府會在上級的重視下,會認真受理落實並反饋處理結果。

8月28日(週六),市委指派政協主席王文貴到連江找我約談,王文貴要求我要深刻發省,指出境外媒體攻擊黨、攻擊中國,皆有我所致。我掏心向他匯報,自從 11日《人民網》發表來信以後,我本人都沒有一點時間去上網,只看到縣委辦公室工作人員和群眾從電腦輸出的一些國內媒體信息傳閱,根本不知境外任何情況,包括每天約談我的市委、市政府領導,也沒有給我送一丁半點有關境外的信息。我不知從哪個方面反省,他聽後愕然不已。我也誠懇地向他反映,包括我在內,家在福州、人在連江工作的連江縣五套班子領導成員總共9人,他們每週六、週日都可以回福州過週末,市委唯獨不讓我回家看看,我妻子病了,孩子瘦了,換洗衣服不濟,我無法想象何立峰書記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王文貴主席語塞。

我真想到福州,真想上北京,真想向福建省委,真想向中央領導反映真實情況。但我被軟控,我無奈無助。我站在陽臺上,仰望北斗,潸然淚下。

(《中國輿論監督網》)

中共連江縣委黃金高泣訴於2004年8月28日晚11點50分



何立峰轄下貪官一覽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