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氣!陳至立電話至雅典後 中國隊員坐在這最黑的角落裏(多圖)
 
肖慶慶
 
2004-8-17
 

8月16日,體操男隊員在雅典奧運男子團體決
賽後黯然退場。

【人民報消息】很多人發現,江澤民和他的走卒認為為“國”爭光就是為他們爭光,因為江就是國,國就是江,所以在8月14日杜麗爭得中國第一塊金牌後,當天江澤民立馬派親密無間戰友陳至立給袁偉民打電話祝賀,這消息作為重要新聞刊登在新華網顯要位置。江澤民和江家幫把這當成他們四中全會爭奪權力的一塊基石,當做為他們個人爭奪的榮耀。

自那個晦氣的電話打過之後,雅典的比賽形勢大變。可人家王義夫就沒受影響,得了第二塊金牌,因為人家註明是感謝“毛主席”,和“三個代表”沒一絲關係。由此可見此次比賽的勝負、狀態的好壞和對江的態度還緊密相連呢,不信您悄悄去問那些贏了的和慘敗的運動員,他們對江澤民人馬在媒體上宣傳的東西持什麼態度。

新華網長沙8月17日體育專電,“我們隊員的失誤真的不應該,可惜啊!”看著滕海濱幾個致命的失誤,李小鵬的媽媽潘建國忍不住站起來搖著頭說:“真讓人揪心,我幾乎看不下去了!”

●燈火通明的雅典體操館外

8月17日,金羊網特派記者吳廣崖、辯勁沙、周方平自雅典發出專電。報導說,體操男團決賽結束了,冠軍日本隊在場內接受觀眾的歡呼。在體育館的外面,獲得第4名到第8名的隊伍正在指定地點等待著回奧運村的專車。也許是組委會的粗心,等車地點的周圍沒有燈光,和燈火通明的體操館相比,這裏真是太黑了。在這最黑的角落裏,坐著中國男子體操隊的隊員們。第五名!多少年來,中國隊第一次在賽後遭遇如此的落寞。

比賽之外的花絮

隊員楊威(左)和教練員黃玉斌表情凝重

“黃指導(中國體操隊總教練黃玉斌)還沒有來嗎?”有記者問道。“黃指導可能已經走了吧。”一名隊員回答道。“走了?!什麼時候走了?”在記者的追問下,這名隊員可能感覺說漏了嘴,連忙更正道:“這我也不清楚,我當時還在比賽呢。”

男子體操團體決賽在北京時間今天真晨1時30分正式開始。在比賽開始前1小時50分鍾,中國體操隊就進入了場地開始準備活動。中國隊最早進入場地,但也成為最早出局的球隊。在第一項自由操的比賽中,中國隊的邢傲偉和滕海濱便接連出現了失誤,使中國隊在第一個項目的比賽結束後僅名列第7。“團體比賽就是這樣,”楊威賽後說:“一旦出現了失誤,再想回頭追趕的話,整個團隊的壓力就會很大。一方面要自己發揮出色,而另一方面也要寄希望於對手出現失誤。這樣的話,真是太難了。”

一顆好種子輸得令人不可思議

比賽中滕海濱從單杠上掉下

在這雙重壓力外,中國隊還有一個壓力衛冕冠軍的壓力。重壓之下,在第五項的雙杠比賽中,預賽中雙杠嚴重失誤的滕海濱沒能擺脫陰影,爭一枚獎牌的希望也落空了。

《新體育》4月6日報導,1996年城運會,北京體操隊的滕海濱參加了6個項目,其間沒有一項出現失誤,這給當時正在為2004、2008年奧運會選拔後備人才的國家體操男隊主教練黃玉斌留下深刻印象:這孩子真穩!

如今,滕海濱已經成為體操隊總教練黃玉斌的“關門弟子”,黃玉斌對他的評價是:“海濱動作舒展、清晰,而且頭腦冷靜──穩定得讓人驚訝。”黃並說,2008年滕海濱一定會在體操界“大放異彩”。滕海濱在美國阿納海姆體操世錦賽成為新世界冠軍,他給世人留下了兩個印象,一個是高超的技戰術,一個是“平靜如水”的面孔。

如此穩健的選手卻成為中國體操隊此次雅典奧運的最大敗筆,在自由體操、雙杠、單杠都出現重大失誤,至少讓中國隊損失了2分以上,而中國隊最後落後冠軍日本隊也就2.57分。

從1998年開始,中國隊就逐漸奠定了體操團體霸主的地位,並在2000年奧運會上成功加冕。近兩年,雖日本和美國崛起,但中國隊依然以人才的厚度優勢保持霸主地位,肖欽和李小鵬在鞍馬和雙杠上的“絕招”更讓中國隊奪冠呼聲極高。為什麼此次輸得令人不可思議?

比賽場外的交易

江蘇隊選手黃旭

金羊網報導說,比賽過程卻慘不忍睹。滕海濱賽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很緊張,做得不好,回去要好好總結。”然後匆匆離去。記者問黃旭: “如果讓你代替滕海濱多上兩個項目,是不是結果會更好一些。”黃旭很經典地說:“沒有如果,我們應該給年輕隊員多一些機會。”說完也是頭也不回地走了。黃旭話是說得冠冕堂皇,但此前一直傳聞的中國體操隊內部讓誰上、不讓誰上,並非以技術決定,而是從地方利益考慮的傳聞,此時卻像個不散的陰魂一樣,糾纏在參加採訪的記者頭頂。

這又不是做買賣,這需要大家使勁共同為國爭光啊!如果在體育競賽中也象各省市領導爭煤、爭電、爭地位、爭建面子工程那樣,結果一定是可怕的。

高健

報導說,作為中國體操隊總教練的黃玉斌是悄悄走了,還是一直躲在休息室,沒人知道。一直督戰的體操管理中心主任高健也沒有出現。作為中國男團失利的直接責任者,他們的神秘“蒸發”讓人生疑,正如一名記者所說:“失敗了,總有人要來負責任,這樣躲著不見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給江澤民塗脂抹粉天理不容

從表面來看,黃玉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目睹這一切的中國目前最火的體育解說員黃健翔說的一番話非常令人深思:『是啊,否則怎麼解釋這一切的奇怪現象呢?就當是輸給了希臘神話吧,這樣也許王彭二人心裏會好過一點;我們也可以少咀嚼些遺憾和苦澀,把這樣的比賽以另一種方式在記憶中收藏,與神話一起收藏。如果不是一個中國人,我甚至會慶幸自己曾經親眼目睹了這樣一場跳水比賽,在奧運會的賽場上。從今天開始,我更加相信這世界上是有神的。』

網上無數的事實無可辯駁的證明,以江澤民為核心的中共是如何打著“三個代表”欺榨和隨意虐殺無辜的。當人民發出一點微弱的呼喊時,他們就血腥鎮壓;剛得一塊金牌江澤民就趕快叫禍亂教育界的陳至立打電話過去祝賀,原來運動員得的金牌成了江屠夫們塗脂抹粉的工具了!這怎麼能行啊,人容天不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