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慶林驚恐!福州市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驚濤駭浪(多圖)
 
李一清
 
2004-4-19
 
【人民報消息】福建是個僑鄉,省會福州市位於中國東南沿海,是全省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也是一座有著2000多年歷史的文明古城。福州轄五區、六縣、二市,總面積1.2萬平方公里,市區建成區面積75平方公里,總人口560萬,其中市區人口140萬。

福建福州市在全國乃至全世界出名,並不是因為旅居海外的華僑、華人和港澳臺同胞有250萬人,遍布50個國家和地區;並不是因為實業界巨賈“金融大王”林紹良、“世界糖王”郭鶴年、“香煙大王”蔡元輝、“木材大王”黃雙安等來自福州市;而是因為遠華案一舉成名。

最令人矚目的是,不肯公開自己財產的政治局常委賈慶林是遠華案的重要嫌犯,而他的逍遙法外,導致了福建從上到下更加肆無忌憚的腐敗。

結果是可以推測和預測的......

今天,在中共如此殘暴的獨裁統治下,福建省省會福州市區縣人民起來要求罷免黨政一把手了,這是中國首起萬名公民向全國人大常委會請求罷免市長事件,意義深遠!

《福建省福州市區縣人民要求罷免黨政一把手的動議書》及趙岩提供的《福安市萬名公民聯名罷免市長理由書──中國首起萬名公民向全國人大常委會請求罷免縣級市長事件發生》告訴人們,福建省連地區基層政權都已經具有黑社會性質的權力金錢化、金錢權力化了。今天福建省省會人民起來了,中共拘捕了維權代表。明天呢,後天呢?大後天呢?不但賈慶林驚恐,江澤民也不能不膽顫!

中共沒有想到,當它越腐敗時,它爛得越快,爛得越快鎮壓越凶殘,鎮壓越凶殘起來的人民越多,歷史的潮流是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擋得了的!

下面讓我們看看僑鄉之首福州市發生的令人振奮的事情吧,我們堅信這星星之火不久將燃遍全國:

福建省福州市區縣人民要求罷免黨政一把手的動議書

(編註:據稱這份動議書至少有一萬以上的福州公民聯署)

要求罷免福州市市長練知軒全國人大代表資格、市委書記何立峰省人大代表資格、倉山區區長張森興市人大代表資格、陳瑞祺市人大代表資格、城門鎮黨委書記陳鏡溪市人大代表資格、閩侯縣縣委書記吳三八市人大代表資格、閩侯縣政法委書記胡光禮、上街鎮原書記楊波閩侯縣人大代表資格、青口鎮黨委書記陳維華縣人大代表資格的動議書

福建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福州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福州市倉山區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閩侯縣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
各級人大委員會的領導和人民代表,我們是福州市倉山區和福州市閩侯縣的公民,經過我們認真學習2004年剛剛修改過的《憲法》和中共中央的十六大的政治報告,以及國家頒布的《土地法》、《行政法》、《人大代表法》、《刑法》、《行政訴訟法》、《行政復議法》等多部法律,我們發現以何立峰、練知軒為首的上述行政官員,他們完全背叛了共產黨的章程和共產黨領導全國人民制定的多部法律,而且他們經常動用國家機器踐踏法律和嚴重侵犯人權,致使福州市的官場貪官層出不窮,前仆後繼。大批的農民失地失業,社會秩序不斷惡化、黑惡勢力橫行一時,他們根本不把《憲法》和「三個代表」放在眼裏。在他們的心中,只有他們的官帽和政績。人民的死活,他們完全不放在心上。他們的所謂政績,完全是非科學的發展觀指導下的「毒瘤」,而非「三個代表」思想的正果。如今的福州正是民不聊生、冤案遍地。為此,我們依照《憲法》第41條和刑法第146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第五條之規定,我們福州市倉山區和閩侯縣的廣大選民,聯合向福建省人大常委會和福州市人大常委會及倉山區、閩侯縣人大常委提請特別動議。罷免福州市市長練知軒全國人大代表資格、市委書記何立峰省人大代表資格、倉山區區長張森興市人大代表資格、陳瑞祺市人大代表資格、城門鎮黨委書記陳鏡溪市人大代表資格、閩侯縣縣委書記吳三八市人大代表資格、青口鎮黨委書記陳維華縣人大代表資格。從某種角度說,因為他們本身就不是人民選的。他們也從不想代表人民。

我們提出罷免練知軒和何立峰等人不同級別的人大代表資格的事實理由如下:

A、閩侯縣問題

一、「東南汽車城」土地補償費至今不返還給青口鎮人民。

1997年以來,福州市委、政府為發展經濟,把本應補發給閩侯縣青口鎮近萬名農民的土地補償費,在沒有與農民協商的前提下,挪用2.4億元之多入股「東南汽車城」。市、縣、鎮每年從中分得紅利不小於億元。


福州市市長練知軒
可是農民每人只得800元,本正走上致富路的青口鎮農民開始反貧,當農民依法上訪告狀時,何立峰、練知軒、吳三八、林善培、陳夥金、陳維華等人動用司法機器製造冤假錯案,導致了領頭告狀農民吳世松冤死在獄中,十幾名農民被判刑,可是在閩侯縣大行其道有多條人命的「啞吧幫」,閩侯縣公安局、福州市公安局從未主動打擊過(後中紀委介入才被法辦)。現如今,東南汽車城的徵地依然如火如荼,福州市政府對抗中央頂風作案,農民補償遙遙無期。(詳見《中國改革農村版》2003年2期和《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2003年6月24日)

二、閩侯縣上街鎮浦口村近10年間有2000多畝土地被非法征用。

2001年4月19日,葉麗華等百名農民上訪到省政府,何立峰指示林善培將葉麗華判刑一年六個月,土地補償費大部份被市挪用克扣入「大學城」工程,工程發包全部被何、練控制。

三、閩侯縣上街鎮原亭村1000多畝土地從1999年征用,陳朝成等幾百名農民先後告到省政府,結果多病在身的陳朝成不僅沒拿到應得的補償,而又被判刑一年六個月,十幾名農民被行政拘留。

四、在中國共產黨的著名工人階級領袖林祥謙烈士的故鄉,閩侯縣祥謙鎮近十年來幾乎由鄒國真、林善培等人的黑手控制,致使「啞吧幫」橫行福州乃致福建地區,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現如今,祥謙鎮蘭浦村仍然控制在黑惡勢力手中,老紅軍、老戰士在村裏經常被黑惡勢力打罵。可是,無論老戰士們怎麼告狀,何、練、吳三八等領導視而不見。

五、2003年1-9月,閩侯縣先後兩起爆炸事件導致幾十名工人死亡,無一縣領導撒職。

六、2003年6-7月,閩侯縣廷平鎮一侯選村主任被「啞吧幫」殘餘勢力殺死影響極壞。(央視新聞調查報導過該案)

七、青口鎮、吉三村、宏三村、宏四村村財務多年不公開,個別書記、村幹部在家設賭局,農民向市、縣反映,青口公安局及市公安局從未出警。

八、位於金山開發區烏龍江西岸上街鎮新洲村農民1800畝地被縣政法委書記胡光禮和鎮書記楊波等人非法出售,2003年11月15日千名農民要求知情權,被何立峰派大批(700多人)警察鎮壓,16人被送至醫院,100多人受傷,13人被捕,腐敗書記宋立誠現場指揮鎮壓農民。在何、練的干涉下至今仍有金、楊等 6人被起訴中,可是腐敗的貪占補償費達千萬之上的村書記金忠輝至今未抓。

B、倉山區徵地問題:

一、福州市倉山區建新鎮港頭村及周邊行政村的農民,因何立峰要政績先後失去土地2870畝。在建金山大橋過程中,何立峰暗箱操作金山投資區管委會與香港融橋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合作開發金山大橋。港方只出一億人民幣建橋(大橋發包由何立峰的弟弟操縱)就換得2870畝土地,當時市值4.2億,現市值保守估算已經過30億,如果開發成功增值度不可測算。何立峰與練知軒一唱一合,從中自己又會獲利多少,無人知曉。可是當港頭等十幾個村農民去法院告狀,何立峰卻告訴法院:「要麼不立案,立案就讓他們敗訴,看誰還敢告,在福州就得我說了算……。」港頭村黨支書吳啟同和村委會主任、村委會主任林孟勝,把為數不多的補償費貪污挪用近千萬元,農民們反映到何、練和陳瑞祺(原區書記)、張森興四人均不理采,該村多次要求依法罷免村領導,也被何、練、張、陳四人阻止。

二、倉山區城門鎮林浦村(獅山、濂江、沼岐、福連村)農民有1萬人,僅有的林浦洲耕地1200多畝賴以生活,生存的資源。從1999年至今村、鎮部份幹部為私利不顧黨紀、國法。為私利非法強制提留,並強行暗箱低價「炒買」、「炒賣」。2003年之前土地補償費分文不給農民,懇求依法返還耕地的農民,告狀先後有近百名被抓,林章升、孫鶯英、林蘭珠等7人被拘留。

三、2000年11月東南快報記者採訪城門鎮獅山村農民關於土地、財務等違法違紀的問題。林仁官、林和順為了跟記者反映問題,第二天後,有三名流氓手持來福槍、鐵棍將林和順毆打。次日林仁官也被槍逼住慘遭毒打。

四、 2000年11月6日曾被「焦點訪談」曝光過的「11.27」黑惡勢力案中人原獅山村村主任林福生(為了擺平經手300多萬元,行賄市、省相關人員,並貪污村財及土地補償費近1000萬元),在逃一年後,由於陳鏡溪、張森興、陳瑞祺、何立峰的保護下,於2003年3月份由陳鏡溪偷偷地安排在鎮政府上班。

五、2003年4月25日倉山區副區長王挺傑等人帶著城管、公安及社會閑散人員,位於座落在建新鎮的福州市閩瑜貿易公司所在的飼養場進行非法強折,至使該公司私有財產損失200萬元,該公司投訴到法院,法院不受理。公司職員近20人無業可就。

六、1998年2月14日晚六時許,黑惡勢力劉景山當上紅江村村委主任以後不久,搶走劉榮鏗家裡的現金23000元。

七、2002年1月14日,69名農民在市委大院被抓被打。

位於倉山區建新鎮葛嶼淮安村,是南宋以來的千年古村,可是為了何立峰、練知軒的所謂政績,就把兩個村的千畝桔園毀之一旦,僅龍眼玉蘭、橄欖百年以上古樹古木毀了上萬株。淮安村3280畝地被全部征用,80000平方平住房被折,1700口624戶搬遷。可是地被征後,至今仍未開發,據有良知的人說何、練二人等著賣好價錢好從中提成。葛嶼村1000多口人,300多戶不得不棄南宋丞相李綱等人規模宏大的歷史文物而異地生活,他們的補償尚不到位,可是他們還要向開發商爭出大筆購新房款。每人倒貼每平方1600元,才能入住新房。農民搬遷入新居後,幾個村農民倒欠政府幾千萬元人民幣。農民說過去我們每年都有收入,生活雖然未小康,但不欠債。現在一住新房就欠款,我們沒文化、沒技術、無土地,欠了這麼多怎麼還呀!可是政府卻從中受利,一畝地有的拍到150萬元。紅江村的村民向村委會問補償費,被書記找來黑社會小哥幾十人被打。

九、2002年12月6日港頭村近百名農民去省委長跪,在回家路上又被黑社會毆打。

十、建新鎮北堤外沙洲爾半道村土地2001年被徵地2781畝,現2000拋荒。土地被征後用地搞房地產開發,農民告狀,法院不理。

十一、倉山區蓋山鎮齊安村多年被該鎮原書記陳鏡溪和齊光欽欺壓,該村1330多萬元(有審計報告)被二人私吞(陳後被調走,1998年在白湖亭收費站與黑社會對收費人員大打出手,當地報紙海峽都市曝光,陳未被撒職,反倒升職至城門鎮欺壓人民)陳常說:「何立峰就是我的靠山,誰拿我有什麼辦法?」

十二、2004年1月13日福州市倉山區建新鎮建浦村村民委員會組織下,從6點30分起,便依法有序地進行村經濟合作社主任選舉,九點許,在陳由錦精心組織下,陳由艦、許貞武為首的一群黑惡勢力,幾十人持械沖入會場,搶奪投票箱,打倒護箱的村委會幹部人員及選民,搶走選票200余張,並持多種兇器追殺村民,造成十多名選民流血受傷事件。

C、組織問題

一、福州市連續兩任政法委書記宋立誠、吳文達先後與黑社會有染,以及市委常委秘書長方長明受賄案,何、練二位福州市主要領導有不可推卸之責。另外福州有近百名受牽連凱歌黑社會案和華威犯罪集團案。

二、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王振東因腐敗被中紀委發現聞風而逃去美國,給中國政府和執政黨造成極壞影響,何、練二人均有重大責任。

D、利用地方媒體對抗「焦點訪談」,2004年1月何立峰指示福州晚報,公開指責人民喜愛的焦點訪談記者,對抗媒體監督,給中國造成極壞影響。

以上僅僅兩個區縣的事實,足以證明今日福州表面上繁榮,實質是危機四伏,人民的政府和司法機構變成了何立峰等人樹立自己政績的遊戲場所和看門護院的家犬。

他們事實上與黨離心離德,早就背叛了黨章國法,雖然無權過問中紀委、省紀委反腐計劃和工程,但是我們人民根據現在法律,有權利不讓其代表人民。因此我們呼籲,對何立峰等人有相同認識的福州選區人民,都可以自願加入罷免簽名行列,為了福州長治久安的幸福生活,科學地發展我們的城市,根據《憲法》第76條、第 77條、第102條和《代表法》第5條規定,行使你們權利簽名罷免他們的人民代表資格,以引起中央領導和中央政府的足夠重視。

我們將把這份聯名罷免動議書遞交福建省人大常委會,申請盡快依法啟動罷免何立峰等人的人大代表資格的法定程序。同時,也遞交給全國人大常委、中辦、國辦、中組部、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和九位政治局常委辦公室備案,並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在京的各個新聞單位來福州,對此案涉及的所有過程進行個案監督。

2004年 月 日

同意罷免福州市市長練知軒全國人大代表資格、市委書記何立峰省人大代表資格、倉山區區長張森興市人大代表資格、陳瑞祺市人大代表資格、城門鎮黨委書記陳鏡溪市人大代表資格、閩侯縣縣委書記吳三八市人大代表資格、閩侯縣政法委書記胡光禮、上街鎮原書記楊波閩侯縣人大代表資格青口鎮黨委書記陳維華縣人大代表資格的公民聯署書

姓名    身份證號     手印指文      
姓名    身份證號     手印指文      
姓名    身份證號     手印指文      
姓名    身份證號     手印指文 
 

福安市萬名公民聯名罷免市長理由書

中國首起萬名公民向全國人大常委會請求罷免縣級市長事件發生

全國人大常委會:
福建省人大常委會:
寧德市人大常委會:
福安市人大常委會:

我們是福建省福安市一萬多名公民。今天我們懷著悲憤的心情,向您們反映發生在我們福安市的違法亂紀行為。

近幾年來,福安市委市政府領導,不按黨中央、國務院的方針政策辦事。特別是近一時期,不把落實「三個代表」放在實處,更不把黨紀國法放在眼裏,市長蘭如春甚至對群眾揚言:「我們就是貪污犯,江澤民、胡錦濤也不能把我們怎樣。」

福安市人民近幾年來,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有關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都有選舉和被選舉,罷免和被罷免的權利,我們認為本屆市委、市政府領導班子,已不配當一名共產黨基層政權領導。他們欺壓百姓,魚肉人民,所以我們特向全國代表大會和福建省人大、市人大申請,堅決要求罷免市長及市政府主要領導成員:市長蘭如春、副市長劉宗廷、陳灼生、文化局局長施長鈴、環保局長、農業局長、土地局長、交通局長。罷免理由如下:

多次動用軍警 壓迫保護文物百姓

福安市政府無視文物保護法,強行拆除明朝古建築──順濟行宮。該宮所奉祀的臨水夫人在臺灣及在南亞一帶有比較廣泛的影響。福安市政府領導收取好處,竟不顧文物保護的事實,不顧人民群眾的要求保護文物的呼聲,強行將順濟行宮賣給房地產開發商,致使五百多年歷史,始由明抗倭英雄王釧損建的順濟行宮毀於一旦。在強行拆遷過程中,福安市政府動用警察毆打和拘捕群眾。(詳見《工人日報.文物保護遭遇房地產開發》)

挪用1800多萬救濟金

2002年市政府挪用民政部門發放給五保戶、殘疾軍人等5000多人的救濟金1800多萬元,致使這些人生活窮苦不堪。

侵吞少數民族公路建設專款

侵吞民委撥給少數民族建設社嶺公路專款近百萬元,且不包括群眾自籌資金20多萬元,致使社口鎮7個村5000多人至今過著手提肩挑的日子。該路完全是一條「水」和「泥」的路,然而政府居然上報驗收合格。這條路因為交通事故已奪去十多條生命。群眾多次反映,政府均不理睬。當地群眾說:「我們的市長及鎮領導從未來過這裏,因為路不好。」

一條威脅穆陽蘇堤人民的懸河

福安市穆陽鄉蘇堤的灌溉水渠被改建成發電站。水渠每逢發電或降雨,水位上升,渠水便滲漏,沖毀沿岸的房屋、農田,已有數十條生命被奪走,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受到威脅。同時市政府還侵占農民土地費幾千萬元,市長揚言:「一分錢不給你,看你上哪能告贏。」20多年來,當地群眾狀告無門。(詳見《中國改革.農村版》2003年第二期)侵吞數百萬土地賠償

2002年福安市溪尾鎮林江村土地賠償款數百萬元被鎮村兩級侵吞,群眾上訪還遭打擊報復。(詳見《中國改革.農村版》2003年第四期)

蓮池廣場腐敗案

福安市蓮池廣場開發,政府及蘭如春市長與民爭利,群眾怨聲載道。原來本是造福工程,現在卻引發群眾自爆案。市長蘭如春收受賄賂5萬元和20條中華香煙,後其退還5萬元。(詳見新華社《福建內參》,2002年刊發後,蘭如春買通福建省紀檢部門,其罪責沒有受到追究,)此事在當地群眾中影響極壞。

青青穆陽溪,竟變牛奶河

穆陽溪山青水秀。因河沿岸的石材廠的污染,致使河水變成白色,嚴重影響群眾的生活和生產。群眾批政府有關部門協調,但均未有結果,而環保局長說:「河水變成牛奶河,你們也省了訂牛奶錢。」

綜上所述,我們認為以上所提到的蘭如春市長等人不再適宜擔任領導職務,誠望全國人大和省人大及兩級市人大依照江澤民「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胡總書記「權為民所用,心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的原則,支持我們在中國首次依照憲法賦予的權利,依法舉行全福安市市民公決。請依法關注和監督我們全民公決的罷免過程。或召開兩級市人大會議,啟動罷免程序。以此維護福安市人民的穩定團結,推進福安市乃至寧德地區和福建省的依法治國、民主政治及政治文明的發展。

此敬

附:萬名福安公民名單

抄送:中共中央辦公廳、中共中央組織部、福建省委辦公廳、福建省委組織部、寧德市委辦公室、寧德市委組織部

福安市萬名公民代表
2003年4月8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