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消息】

陈良宇(左五)在听信访办汇报。在此同时,他派全副武装
警察到北京抓上访者和绑架郑恩宠之妻。

最近中纪委出击福建,是不得已而为之。据上海干部透露,中纪委把周正毅案这块硬骨头啃了一半,就移师福建了,是因为江泽民死保的缘故。虽然福建的贪腐还会涉及到贾庆林,可江泽民顾不上那些,无论如何江要保上海,说穿了是保他那两个儿子。如果江绵恒的大案抖落出来,那么江泽民让他掌握军队实权的计划就彻底破产了。上海帮很幸运,也沾了江大公子的光而躲过一难。近期,福建的外逃贪官更多了,而上海的贪官们依然灯红酒绿。

江泽民不但把这事压下去,而且对周正毅案作了三点指示:一、办案要和上海市委和有关方面配合;二、对周正毅案「就事论事」;三、不搞扩大化。

触及到两个儿子 江泽民三点指示叫停


郑恩宠
江泽民的三点指示是包庇「上海帮」的三点指示。办案和上海市委配合,让「陈良宇查陈良宇」。对周正毅案「就事论事」,就是只查「行贿」的一方,不查「收贿」的一方。专案组只能将周案作为重大经济诈骗案处理,不能涉及到银行一方,「上海帮」成员最多就是上当受骗。江绵恒和上海帮是唇齿相依,所以「不搞扩大化」明着是给「上海帮」筑「防火墙」,其实是不让火烧着江绵恒兄弟俩。

前哨杂志二月刊透露,上海市民早就对彻查周正毅案不抱希望。记者在上海采访期间,访问了几名拆迁户、干部、大学教授。某高校的一名退休教授说,周正毅案肯定牵涉陈良宇的弟弟陈良军,查到最后肯定要查江绵恒。江泽民、陈良宇肯定誓死不让查下去!教授表示,除非「上海帮」崩溃,否则周案一定不了了之。上海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都希望祸国殃民的「上海帮」早日垮台!

周正毅案已判决不敢公布


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
据说,周正毅案草草结案,内部已经判决。但考虑到上访示威不断,恐怕一宣布判决结果又掀起新一轮上访示威潮,因而不敢公开宣布。中共最近高调报道逮捕2003年十二月十二日天安门示威组织者,就是先来个下马威,在公开宣布周案的判决结果之前,以此恐吓那些不满周案草草结案的示威者不要采取任何行动。

郑手中有江锦恒陈良军涉案材料

在上海期间,记者曾就郑恩宠案采访上海市府一名中层干部。该干部说,郑恩宠「泄密」的那篇文章本来就是记者写的报道,报纸上公开报道要用的。当时上海拆迁户人手一篇,将其传真到海外的也并非只有郑恩宠一人。但这篇文章写于2003年八月份南京翁彪自焚之前,在当时来说有的语言比较「出位」,因而改在《内参选编》发表。翁彪自焚后,全国传媒刊载了许多野蛮拆迁的报道,这些报道不知比那篇「泄密」文章「出位」多少倍。这说明该文章根本没有任何「机密」可言。把这种东西硬当作「机密」当作罪状,实在是形势所迫。据说,一提起郑恩宠案,陈良宇就脸色发绿,这不光是他得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亲兄弟陈良军,而且更得保护江家两公子。

该干部说,郑恩宠手中有大批周正毅勾结江绵恒、陈良军的材料,这些资料如果要成为呈堂证据,还需要进一步落实。把郑恩宠放了,等于放虎归山,让他继续以律师的名义查案,那时陈良军、江绵恒就危险了!上海市委的一位干部透露说,陈良宇非要判郑恩宠不可,这肯定是“上面”点头。

常委签名要胁中央

陈良宇当了这么多年干部,当然知道,给郑恩宠判刑的材料实在不「过硬」,他也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的道理,他知道即使这个案子在中央通过了,也不等于将来不平反,到那时他还得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他耍了个损招儿,召开上海市委常委会,要所有的常委都要在判郑恩宠三年的决定上签字,把上海市委常委嘴堵得严严实实,以后如要翻案,哪个也甭想跑,签名的常委都要承担责任。据称,市长韩正、市委副书记刘云耕都表态坚决支持陈良宇,表示要同生死共患难,陈如被罢官他们也不干了。

上海市民要求上海帮下台


上海市长韩正
动向杂志2003年12月刊报导,沪市民请派工作组进驻。上海市各界近日上书中央政治局、中纪委,请求中央派遣工作组进驻上海市,解决上海市的「五黑」:领导班子黑幕、社会黑势力和政经界的黑幕、土地开发黑幕、金融坏账黑幕、高干家属发「横财」黑幕。

争鸣杂志2003年12月刊报导,不久前,上海市多个区的公共场所,出现「要市委书记陈良宇、市长韩正公开家庭财产、亲属公司名称」的传单,指陈良宇「居心不正」,韩正「为人不正」,早日请辞,千万百姓感激。

看来,上海百姓真巴不得他们“不干了”。

前哨报导,上海市委副书记王安顺将陈等的情况报告给胡锦涛,据称胡对此不作任何表示,故中纪委只好暂时冻结此案。

陈良宇清洗官场独保黄菊十八马仔


赵启正否认自己是上海帮
陈良宇为甚么能将整个上海市委绑在自己脚腕子上?陈良宇怎么走他们就怎么跟?这与江泽民的插手、改组、搀沙子有关系。

想当年,江泽民在上海主政,尽搞出乱子。幸前有芮杏文,后有朱熔基跟着收拾。到了黄菊后期,把徐匡迪、赵启正挤走后,上海市就成了他说一不二的天下。

黄菊赴京任职前,用了十天时间在上海宴请他的各路人马,要大家团结一致,做好工作。

离开上海前,他交了一份名单给继任者陈良宇,里面共列十八名高官名字,要求陈良宇无论如何不能动这些人。

虽然陈良宇和黄菊共事时,台上握手台下踢脚,闹得乌烟瘴气,但黄菊高升了,陈良宇还真得靠他在中央给美言呢,所以,一年来上海高层(司局级以上)调整了一百八十人,把「非我族类」的徐匡迪人马和赵启正人马都清洗了出去,换上自己的一百六十二人,黄菊要保的十八个人陈良宇始终没敢动。

陈良宇知道有秋后算账

虽然陈良宇仗着江泽民的势力在做最后一搏,但他知道江泽民独裁即将灭亡,否则他根本不会在乎所有常委签不签字。人到了这个地步若不赶快悬崖勒马,岂能不惶惶不可终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