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出高招兒!廿年中共也沒攻克這堡壘(多圖)
 
林立
 
2004-11-12
 

包袱太重,無法廉政!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在10月12日的頭版頭條《貫徹四中全會精神特稿:中國共產黨人的歷史選擇》裏有這樣一段話:「中國共產黨歷來就是一個勇於追求真理、敢於修正錯誤,善於總結經驗、不斷完善自己的黨,也歷來是一個高度重視自身建設的黨。」

但事實卻相反,別的先放在一邊不談,今天只說說官員公開個人和家屬經濟收入的這一個問題。最早提出來的,是胡耀邦、陳雲,在八五年二月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現在已經快二十年了,是第六次發文了,過往五次發廉政文件都沒人搭理。這次能有效果嗎?

爭鳴11月刊黎自京撰文報導,十月十五日、十六日兩天之內,中共發出了三份有關廉政的文件,包括備受關注的責成幹部公開個人和配偶經濟利益的文件。

危機:二天之內連發三份有關廉政文件


胡錦濤先對江氏父子發威才有震攝力
十月十五日、十六日,僅二天,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中組部、監察部,就分別下達了三份有關黨政部門、機關幹部廉政建設、反腐敗工作的文件。

其一,十月十五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了《關於各級黨政幹部必須公開申報個人和配偶經濟利益》的通知;

其二,十月十六日,中紀委、中組部、監察部發出了《關於黨政、公安、司法機關幹部上交、登記收受、轉送的財產、錢財、證券、貴重物品等》的通知;

其三,十月十六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關於黨政、國家機關、國企單位幹部超標福利住宅、車輛、電、氣開支和工作人員配備等清理工作》的通知。

歷年來抵制公開申報個人和配偶經濟利益最厲害的就是江澤民,因為不光他兒子江綿恒是中國第一貪,而且江自己搜刮的錢也是槍斃幾次也償還不了的。

說真話就是對黨不負責任

十月十五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的《關於各級黨政幹部必須公開申報個人和配偶經濟利益》文件,類似內容的文件,從九三年以來,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中組部,已有發過五次的記錄。

該文件突出強調幹部、領導幹部公開申報經濟利益的必要性、重要性、紀律性、影響性。各級紀委、組織部門有權、有責督促領導班子所管轄地區、部門、單位幹部執行規定,各級黨組織有責任、有紀律履行規定。

黨政幹部怎麼能公開申報自己的經濟利益實情呢?照江澤民的話:說出真話,就是對黨不負責任,因為下麵人知道了,就會造反,就影響社會的安定,就消弱黨的執政能力,所以為了黨的千秋大計萬秋大計,一定要盡量掩蓋自己的罪行,能掩蓋多少就掩蓋多少,要想完全掩蓋住,那就得使上槍和錢!

一個獨裁殘暴黨怎麼可能為公、為民?

針對十月十五日文件的內容,早在文件正式發出之前,中共高層如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等,都發表過有關講話。


江澤民父子的貪腐要立案審查
胡錦濤在中紀委的會議上說:這項工作能不能進行好,是檢驗反腐敗工作能不能取得實質性進展的重要指標,是檢驗建立對黨政部門、幹部監督機制能不能發揮作用、有無成效的重要準則。在很大程度上,是共產黨執政的自信,對幹部自身建設合不合格,是十分嚴峻的考核。

福州市委書記何立峰就是一個能經受“嚴峻考核”的樣板,按照法律講他應該收監,按照共產黨執政的能力講,他能把反腐英雄黃金高往死裏整。人不壞到一定程度決下不去手!說句老實話,下面要都是清官,江澤民咋睡得著覺啊!

胡又批評:黨內有人指有關利益申報機制一經公開實行,會引起社會混亂,幹部工作沒法展開,黨內、社會上又要有派別對立等言論,是十分短視、偏見、錯誤的,是和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背道而馳的。

一個獨裁殘暴黨怎麼能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中共要真想為公、為民就不獨裁了,就普選了,就不會連自己挑選出來的橡皮圖章黨代表都不敢信任,還要用「等額選舉」去控制他們。所以中共所說的一切、做的一切都是為私為鞏固自己權力的。連一個反貪的縣委書記的命都保障不了,連一個市委書記都調動不了,中共還能幹什麼正事?!

中共爛得渾身沒塊好肉還硬要繼續獨裁


今年7月北京北十里堡強拆現場
吳官正承認:全國地方、部門黨政機關、國家事業機關、司法機關幹部,公開申報經濟利益的,在中央一級是百分之五十,省級地方是百分之四,地廳地方部門不到百分之一,而且公開的範圍「僅限在黨組織內部,不准對社會公開」!

為什麼?怕民眾知道了真象要除惡嘛!中共不是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關鍵是怕別人知道自己不是東西!

吳官正說中央一級有一半人同意在黨組織內部申報經濟利益,既然如此為何從江澤民當政的1993年以來從來都沒有通過決議呢?所以吳官正在給高層塗脂抹粉,怕中央地位受到置疑。

吳官正說,省級幹部一百個人裏面只有四個願意服從組織決議,而地廳級幹部裏面一百個人中竟攤不到一個人願意聽黨的話!再往下的幹部呢?胡錦濤在山東看到縣太爺蓋的別墅和老百姓的茅草屋後說“官逼民反”!

既然胡錦濤知道中共爛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為什麼還要加強執政能力呢?這不等於給了各級貪官污吏迫害人民的上方寶劍嗎?

貪官在往外擠“牙膏”

十月十六日,中紀委、中組部、監察部發出的《關於黨政、公安、司法機關幹部上交、登記收受、轉送的財產、錢財、證券、貴重物品等》的通知文件,自一九九五年三月以來,這已是第五次發出類似的文件了。

自一九九五年三月第一次下文後,至今九年多,主動上交了僅僅七千四百三十五萬多元,外幣合計五百二十二萬七千多美元、證券價值三億三千一百六十餘萬元,各種機動車輛二百二十七輛、金銀珠寶飾物二萬八千三百多件、高檔手錶一萬二千三百七十多塊,住宅九百十七幢。

中共高官在拿中央開玩笑吧?擠出來的這些“牙膏”還不夠江澤民一次貪污盜竊的多,中共好清廉哪!

更可笑的是,上交最多的是酒、煙、補品類的。這不是涮人玩兒嗎?中紀委指出:上交的收受、轉送的錢財,應該遠遠不止這些。中紀委何勇稱:這只是冰山的一角。情況的進展是差的,人民群眾也不會接受的。

不接受怎麼辦?

朱熔基:解決國家困難必須從自己的「開支」上找財源


11月3日昆明附近的農民與警察發生衝突,把
九輛警車推翻在田裏。
十月十六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黨政、國家機關、國企單位幹部超標福利住宅、車輛、電、氣開支和工作人員配備等清理工作》通知文件,已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以來,第五次下令清理、整頓。

該通知披露:有關幹部超標車輛,一年耗費公款八百億元,至今年六月底的不完全統計(不包括軍方),全國幹部公家用車輛共二百十萬O七千七百六十輛,每年更換四十五萬至五十五萬輛,開支約為一千六百億元,每輛公車(不包括司機工資)的年費用為三萬五千至六萬元。

前國務院總理朱熔基曾感慨的說:解決國家困難地區、貧困百姓生活,還得由共產黨從自己的「開支」上找財源。公車削減二分之一,交際排場減一半,人民就會高呼「共產黨萬歲」了。

朱熔基把鞏固共產黨政權和如何讓人民擁護共產黨的秘訣都泄露出來了,可共產黨就是做不到,四川漢源就是最典型的一例,本來沒有多大事,江羅一下令開槍打死17人,性質就變了,有人說,江澤民羅幹是不是怕共產黨壽命太長了?看來他們真起了這麼大的催化作用。

下面有部分省區上交的財物情況,別笑,您比較一下上交財物和攜款外逃資金之間的差異有多大,您就能知道中共的壽命還有多長。

以下是部分省區幹部上交收受財物情況(二OO三年至二OO四年六月底):

福建省:上交一百十五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三十五萬美元;機動車二輛,金銀珠寶飾物七十五件。(外逃攜帶資金:365億元)

廣東省:上交三百O五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五十五萬美元;機動車五輛,金銀珠寶飾物四十二件:高檔手錶二十二塊;住宅二幢;獵槍(德國制)一枝。(外逃攜帶資金:1550億元)

江蘇省:上交八十五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八十二萬美元;證券價值二十八萬元;機動車四輛;金銀珠寶飾物四十四件;住宅五幢;俱樂部會員卡十二張。(外逃攜帶資金:140億元)

河南省:上交一百一十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十五萬美元;機動車十輛;住宅十一幢。(外逃攜帶資金:50億元)

山東省:上交七十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九萬五千美元;證券價值二百萬元;機動車二輛;住宅十七幢,遊艇一艘。(外逃攜帶資金:150億元)

河北省:上交一百二十七萬元人民幣,外幣合計二十萬美元;機動車七輛;住宅二十二幢。(外逃攜帶資金:31億元)

今年中秋、國慶節,廣州市黨政幹部上交:月餅一千二百五十多盒;香煙二千條;進口洋煙四百條:紅包(現金)六萬五千元。深圳市黨政幹部上交:月餅六百二十二盒;香煙八百條;進口洋酒一百八十瓶;紅包(現金)五千元。

中共還有救嗎?別問別人,中共問問自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