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几个亲身经历的报应的小故事
 
不锈钢螺杆
 
2003-6-11
 
【人民报消息】俺有个朋友的伯父,正当五十多岁年富力强时,突然的就得暴病死了。老辈人都说这叫横死,是遭了报应。这人从前是公安特派员,就是县级公安派驻到各乡的公安干部,长的黑,心也黑,所以绰号刘黑子,听这名就叫人胆寒,这暴病,医生说是心肌梗塞,可一点先兆也没有,吃过晚饭正坐着看电视节目,突然大叫一声,等家里人都过来时,人已经没气儿了。他活着时,大家聊天,自己就讲了这么个怪事儿,说是他亲身经历的:一年冬天,他到村口的大井挑水,井口上结了冰,所以他当时很小心,正摇着轳轱,猛地有人从背后推了他一掌,他脚下一滑差点掉下井去,幸亏他手急抱住了轳轱,骂起来回头一看,却惊得他毛骨耸然,因为周围什么人也没有,最近的房子也在百十多步之外,大白天的,这不是见了鬼吗!不过后来认识他的人都说,刘黑子年轻干公安时,天不怕地不怕,没少打人抓人,听说还打死过人,他呀,能活到这个岁数就算够本儿啦。

再讲个俺远房姨父的故事,姨祖父夫妻是开汤锅的,什么是汤锅呢?就是专门宰杀牛马等大牲畜的屠户,老夫妻都死于胃癌,到了晚期吃什么吐什么,活活饿死的。姨父是个独苗儿,没有堂兄弟,他生了几个女儿,这代人到他为止,断后了。俺这姨父是个运动员,平时身体棒着呢,不过也和前头说的那个刘黑子一样,四十岁头上,死于突发性心脏病,正睡觉呢,大叫一声,家人惊起开灯一看,人已经没气儿了。亲戚们都叹息:这都是宰大牲畜欠下孽债了。

最后讲个俺自己的故事:前几年到昆明旅游,游到园通寺时正值法会,几个同事好奇驻足观看,听得入了迷,因为要赶路,俺当时就催促:听这秃驴瞎扯什么,快走罢。没想到当天晚上麻烦就来了,从此开始牙疼,疼了一路没安宁,回到家一看,更惨,失盗了,单身宿舍被小偷洗劫一空,连裤衩子都没给俺留下。事后一想,准是俺那句浑话惹佛爷生气了,不大不小的给俺来了点报应,牙疼不算病,疼起来就要命,再让你破点小财,别的物件是买不起了,裤衩子总得有的穿,再不值钱也得花钱买吧?

这都是俺亲耳听亲眼见亲身经历的事儿,说不是报应?咋就这么巧合?法轮功人俺不了解,但认识几个朋友,不是基督徒就是天主徒,都是好人,家里人也都是教徒,没有得暴病绝症死的,有个朋友的祖母,一个九十多岁的天主教徒老婆婆,是和子孙们打着招呼安祥去世的,一点病也没有。其中有位基督徒,在文革时还是个孩子,被红卫兵打的皮开肉绽,就是不肯喊“打倒基督”这样的口号,这是什么样的信仰?共产党的法西斯匪徒们能理解吗?

总之,人没信仰肯定是不成的,在现实世界中,对物质我们可以持无神论,但在精神上,我们还应该相信冥冥之中有个主宰万物的神。神能叫人端正良心,不坑人害人。象网络上这些中共小特务们,为什么能丧天良害天理,瞪眼说瞎话满嘴喷粪呢?一是共产党教育的结果,二就是心目中没神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