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选择溶入西方 江泽民面临被开除球籍的命运
 
闻军
 
2002-6-4
 
【人民报消息】 * 俄美签“削武条约” 符合各自国家利益

美国总统布什首次访问俄国,和普京签署“削减核武条约”,美国各主要大报都称对美国安全、美俄关系、全球和平具正面意义。老布什总统在任时,曾与俄国签过战略核武条约,该谈判前后用了十年,条约长达七百页;而这次,美俄条约,谈判仅用了六个月,条约仅三页。为什么这次这样快速而简单?主要在于美俄双方有共识,全都认为符合各自的国家利益。

对于俄国来说,主要由于:

1.在军事上,缺乏资金维持庞大核武。俄国经济正处于转型期,经济拮据,去年军费才是美国的三十分之一强,没钱支撑现有的约六千枚核弹头。

2.如在经济上,通过同美国及西方合作,俄国可获得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和经援,有助俄国摆脱经济过渡期的困难。

3.在外交和安全上,通过和美国这个唯一超强、及欧盟、北约的合作,可以凸显俄国在全球事务决策上的重要角色和地位;通过签约共同反恐怖主义,更促使美俄战略联手。

4.布什提出和俄国共同削减核武后,普京的回应是,通过条约确定下来,而且要对下届美国政府具有约束力。布什答应了普京的要求,等于是普京赢分。因此,这个条约被视为普京现实外交的一个胜利,“华尔街日报”称之为“给普京先生的礼物”。

对于美国来说,这次与俄国签约,也是布什总统的外交胜利,因为:

1.该条约使华盛顿获得战略利益。布什上台后,就提出调整国防政策,削减核弹头数量,而且不以俄国是否同步削减为条件。布什所以提出这样的国防政策调整,主要就是根据俄国的政治制度变化,认为冷战完全结束,俄国导弹不再对美国构成威胁。因而,布什曾半开玩笑地说,他对俄国的导弹比对英国的还放心。现在,通过和俄国签约,等于莫斯科跟进削减,正中美国下怀。

2.美国在谈判初期就提出,削减下来的核弹头不予销毁,而是储存起来。俄国不同意这个方案,认为以美国雄厚的军费和技术实力,可以很快重新部署削减储存起来的核子导弹,而俄国则缺乏军费和技术迅速重新部署。但这次美俄条约规定,双方都可灵活处理(可存可毁),等于实现了五角大楼本来的设想。

3.根据该条约,只要到截止期的二○一二年,美俄各自核弹头减少到一千七百(俄国自定最低限是一千五百)至二千二百间,就算履行了条约。在这期间,美俄双方都可根据各自安全需要而增减弹头。这正是美国军方所寻求的“灵活性”,以便对付流氓国家核武一旦迅速增长出现的安全危机。

4.美国通过签署这个条约,等于为部署全国导弹防御系统清除了障碍,从此不再有俄国反对杯葛之忧;同时,削减大量核武节省下来的巨额经费,可立即投入研制导弹防御项目。

因而,“莫斯科卡耐基基金会”的安全专家皮卡耶(A. Pikayev)说:“这个条约使美国获得了行动上的完全自由”;美国民间研究机构“尼克松中心”总裁赛米斯(D. Simes)则风趣地评价:“布什政府获得了大蛋糕,然后慢慢吃吧!”

* 俄国熊倒向西方 北京不是滋味

五月二十六日,美国总统布什结束了对俄罗斯的访问,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对俄美双方关系的最新发展表示欢迎,但骨子里却不是滋味。

“新华社”从莫斯科发出的一则长篇分析报导说:在“九一一”恐怖分子袭击美国之后,莫斯科的外交政策发生了亲西方的显著变化,但俄罗斯并没有因此得到美国多少回报。“新华社”还引述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分析家的话酸味十足地说,俄美达成真正的战略伙伴关系,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它强烈暗示,中共现在还不想放弃同俄国在“中亚五国联盟”上建立起来的那段同床异梦般的“爱情”。

在这一方面,香港英文的“南华早报”说得就比较干脆:“俄罗斯跟美国关系好的时候,俄罗斯跟中国的关系就会冷淡....北京现正经历着跟季节不合的暴风雪”。该报认为,俄罗斯和美国表现出来的合作意愿,岂只是令北京受到了孤立,更破坏了北京当局“联俄抗美”的图谋。

分析家们普遍注意到,九一一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纽约和华盛顿之后,美、俄、中共的三边关系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俄罗斯总统普京迅速表示了对恐怖分子的强烈谴责,并表示全力支持美国打击恐怖主义。与此相对照的是,中共国主席江泽民只是做出了一个被很多人认为是不痛不痒的反应,而其严密控制下的互联网网站则发表了大量幸灾乐祸、甚至公开为恐怖分子叫好的文章。中共围绕反恐的种种表现,无疑是把自己放到了反恐战线的对立面,狡猾的俄国人及其总统普京自然不会傻到让中共拉去垫背。

* 普京当头一闷棍 江泽民“联俄抗美”成泡影

俄国向美国倾斜,在全球战略格局上,首先受到冲击的自然就是江泽民政权。“九一一”之前,中共致力“联俄抗美”,不仅同俄国签署“友好条约”,把当年沙皇从清朝抢夺去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接近现中国面积的十分之一、完全合法和合理化,还筹建了囊括俄国和中亚国家在内的“上海组织”这一区域性集团。但现如今,中共这种意在制衡美国的外交出击,显然被布什、普金联手明显地削弱了。尤其是随后建立的“北约俄罗斯理事会”,更进一步确定了俄国同西方的战略伙伴关系,从而使中共联俄抗美的前景更加暗淡。

其实,美俄联手,在国际上边缘化江泽民政权,早在科索沃战争时期就开始了。当时,中共跟着俄国反对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但后来俄国单独同美国媾和,并同美军一起进驻科索沃,江泽民被冷落。去年,中共又跟随俄国在联合国通过议案,杯葛美国部署导弹防御,但如今美俄签约,等于莫斯科正式同意美国建构导弹防御,中共再次被抛弃。美国高层官员十五日还透露,布什还会向普京建议进行导弹防御技术合作;其后俄国又同北约合作,宣布不再反对北约东扩,普京甚至声称“融入西方是俄国唯一的选择”。这一切,无疑已经彻底瓦解了北京苦心经营的中俄“战略伙伴关系”。

更引人注目的是,核武削减条款规定,在条约到期之前,美俄都可根据自己的安全需要增减核武。对于亚太安全来说,如果中共的长程核导数量增加到对美国具有威胁时,美国可单方面增加核武数量,只要到二○一二年时达到规定的削减数量就算遵守条约了。这意味着,如果今后十年中台海出现危机,中共对台动武,俄国同意美国单方面增加核武,或把削减储存的核弹头重新部署成“待射状态”。由此,传递出了一个清晰的信号:俄国不但选择融入西方,而且承诺不阻挠美国对付世界邪恶轴心的总后台 ---- 中共国。

香港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 )指出,美国这次堪称是在外交政策上取得了一大胜利,俄国的战略地位也因而凌驾于中共国之上。香港岭南大学美中关系专家哈里斯也指出,普京向西方靠拢,意味着他无意加入“流氓国家”阵营,这对江泽民,无疑是当头狠狠地给了一闷棍。

* 大国外交步入死胡同 流氓外交也无路可走了

江泽民上台以来,野心勃勃自不量力,他挺着大肚子、撑着蛤蟆嘴,全世界到处出风头,推行“大国外交”,一心想充当大国领袖,同美、俄两个世界超强平起平坐,可没成想,最后竟让普京给卖了。 其实,自从布什出任总统以来,江泽民就一直在被美国牵著鼻子走。他为了避免自己煽起的民族主义浪潮火烧自己,不得不放软身段、粉饰太平,无可奈何地听任美国提升它同台湾的关系,听任美国通过反恐战争中扩大它在全球的影响力,把中共从其既有的势力范围中一点点挤出去。

过去,中共常打“俄国牌”来制衡美国,并且用大量进口俄国武器来变相收买,但国家利益至上,中共使尽浑身解数最终还是阻挡不了俄国同美国越走越近。俄国同美国裁减核武器谈判取得重大突破,以及它同北约达成历史性的“北约 ---- 俄罗斯会议”协定,显示中共的“俄国牌”已经被美国人彻底抓走了。

而且,在世界和亚洲经济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日本同中共的关系这两天也有了重大变化,这是由一连串的北朝鲜人闯入西方国家驻中共国大使馆、领事馆引起的。本来,从人道主义出发,中共放过他们并没有什么丝毫损失。但偏偏中共要充当北朝鲜的老大哥、维护小流氓的面子,结果酿成了武警闯入日本驻渖阳总领事馆事件,触怒了日本老百姓,也引起南朝鲜的不满,因为他们也有他们的民族主义。

特别是日本,本来小泉不想因此影响中共、日关系,但是武警的暴行引起日本媒体的愤怒,加上人权组织的推动,日本态度变强硬,一反过去处处害怕触怒中共的外交低姿态,反而要求中共国道歉,并进而宣布支持台湾成为世界卫生大会的观察员。日本对台海两岸政策出现调整,如果再考虑到美国的亚太政策侧重日本的砝码,那么未来的亚洲形势肯定还会进一步向孤立中共国的方向转变。

中共一向善於利用西方国家的矛盾进行挑拨离间,特别是用经济利益来分化西方世界。但是,在加入WTO 以後,要公平对待了,分化“武器”也就失灵了。再加上西方国家间、包括迈步进入民主世界的俄国实现了进一步的整合,“形影相吊、茕茕孑立”的江泽民就只有去同流氓国家加强关系了,从而彻底揭开了中共恐怖主义黑后台的丑陋嘴脸。 现在,随着“反恐”斗争的步步紧逼,就连中共的那些“难兄难弟”们,也都急着撇清关系,急着设法从邪恶国家行列脱身:仰赖中共的缅甸,最近释放了昂山素姬和一批异议人士;古巴热情地接待了美国前总统卡特,同美国改善关系的心理溢于言表;最流氓的利比亚卡扎菲,竟然也愿意赔偿洛克比空难二十七亿美元了。由此可见,江泽民的流氓朋友也越来越少了,他不但“大国外交”走进了死胡同,就是“流氓外交”也没有多少日子可以走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