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泛濫“粗口歌”

【人民報消息】“當大家聽清歌詞內容時,驚呆了。”市民呂女士談及首次聽到所謂的“粗口歌”的情形時這樣說。呂女士是在一次公共聚會上聽到這種歌的,在順口溜式的歌詞中,除了極其惡俗、暴露的色情內容外,竟然還夾雜著一些赤裸裸的叫罵,露骨程度不亞於潑婦罵街。這樣的東西也能入歌?取出歌帶一看,才知道這種歌叫“粗口歌”,在蘭州的街面上公然有售。

記者帶著疑惑走訪了幾家音像專賣店後,與呂女士一樣,也“驚呆”了,“粗口歌”不僅有磁帶還有CD碟片。櫃檯小姐一取就是一大摞,種類很多,見記者感興趣,小姐們放了幾盤樣帶。記者從中可以聽出這種歌的一些共性:襯底音樂清一色全是節奏感極強的迪士高,其歌詞大多為男女說唱的形式,語速很快,要麼是順口溜,要麼是將大眾熟知的經典詩詞來一番改頭換面的加工。甚至把時下一些傳播甚廣的黃段子直接拿來入歌,不管是怎樣的品類,都是大同小異,把下流當另類、視荒唐為幽默。如“春眠不覺曉,處處性騷擾。……,……”;“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又如“要想生活過得去,就得頭上帶點綠”等等,在整個說唱過程中,像“你媽的×”之類的髒話不絕於耳,聽得人心驚肉跳。

櫃檯小姐告訴記者:這種歌帶(碟)正因為怪,所以才顯得格外“酷”,一些學生特別喜歡。它還有一個重要功能就是伴舞,是酒城、迪廳的必備舞曲。記者注意到,所謂的“粗口歌”,音像店均放置在櫃檯裏側的隱蔽處,無一家敢擺在明處,看來商家也明白這種東西是見不得陽光的。

據蘭州晨報報導,“粗口歌”的確在一些娛樂場所肆意泛濫。近日,記者在市內一家酒城就聽到了這種熟悉的聲音,並目睹了它所造成的“顯著”效應。一些年輕人隨著歌聲瘋狂扭動,嘴裏還跟著哼哼,聽到“精彩”處便會意地一起尖聲怪叫。對髒話,大家似乎已習以為常,不僅是聽聽而已,彼此交流時也是張口就來。一位大學生說這種歌幾乎已成為他們的“校園民謠”,沒聽過或不會唱幾句的人很少。

“粗口歌”的現象就如同流行性瘟疫感冒,是文化傳播的一個變異、一種病菌。它的不正常流行,與不健康的社會心態與風氣有關。“粗口歌”源自於20世紀90年代後期的黑人“繞口歌”風格,後經港臺一些地下樂隊的怪異包裝,路數大變,趨於惡俗,以至漸漸演變成了現在流行的這種樣子。不加檢點的宣泄、不負責任的謾罵、不要廉恥的暴露注定了“粗口歌”就是不折不扣的文化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