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暗杀儿子惧其篡位 赞助拉登私藏生化武器(图)
 
2002-10-4
 
【人民报消息】美国广播公司在9月12日的新闻杂志《Primetime Thursday》(周四黄金档)中播放一段特别的访谈录,受访者是一位54岁的阿拉伯妇女,自称曾是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最疼爱的情妇,现居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一个隐秘场所。该女子透露了萨达姆很多怪癖的性格,并表示,拉登至少两次访问过巴格达的总统府,并获得了大笔赞助。

邂逅萨达姆,改变了她的一生

回想起20岁那年第一次遇见萨达姆的时候,帕里索拉·兰普索斯(Parisoula Lampsos)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他年轻、英俊,穿着笔挺的军装,让人感到温暖……然而,现在他整个人都变了。”

兰普索斯是1968年在巴格达的一个晚会上初识萨达姆的。当时她的父亲、一个希腊工程师,正在伊拉克参加石油管道铺设工作。那天的晚会是当地一个纺织巨头举办的,到会的除了贵族成员外,就是军方人士。在主人的介绍下,兰普索斯结识了萨达姆,二人迅速坠入爱河。

萨达姆为她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沙克拉(Shaqraa),阿拉伯语中“金发女郎”的意思。但是,兰普索斯的家人很快就发现了她与这位伊拉克军官之间的恋情,由于担心同伊军方人士扯上干系,给家庭带来灾难,于是强迫兰普索斯回到贝鲁特,两年后又匆匆为她办了婚事,让她嫁给一个富有的伊拉克商人。

1972年,兰普索斯定居巴格达,从此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时任伊革命指挥委员会副主席的萨达姆将兰普索斯的丈夫关进了监狱,没收了他的所有财产,并为兰普索斯和她的两个女儿找了一个新的归宿——让她嫁给自己的一个朋友。但是,占有欲望极强的萨达姆要求朋友不得碰兰普索斯一根指头。1979年伊前总统贝克尔称病辞职后,萨达姆愈发得势。他明目张胆地将兰普索斯接进总统府,安排她住在一个漂亮的房子内,成为自己公开眷养的情妇。

在萨氏的3个妻子和6个情妇中,兰普索斯是最吃香的。她的房间内堆满了各种精美的礼物、昂贵的首饰服装和鲜艳的花朵,萨达姆还允许她随意在“宫内”活动。但这一切,在兰普索斯眼中,无异于一个“黄金制成的监狱”。

暴戾成性,曾试图暗杀儿子

自从掌握伊拉克的大权后,尤其是在海湾战争失利后,萨达姆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他曾经当着兰普索斯的面高喊:“美国是什么呀?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呀?我是萨达姆!”但是,当得知多国部队将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的消息时,萨达姆眼睛红了,他对兰普索斯说道:“我输了,他们把科威特从我手里抢走了!但我早晚会再把它拿回来的!”

从那时起,萨达姆的性格越来越让兰普索斯难以接受。他饲养瞪羚,经常亲自喂养,但喜欢的方式比较特殊,隔一段时间就会挑一只杀了来吃。萨达姆喜欢看的电影是《教父》,爱听的音乐是《午夜陌生人》,晚上,还经常欣赏最喜欢的节目——折磨自己仇人的现场录像。每当看到这些镜头的时候,“他都特别的高兴,高兴极了”,有的时候还要点着雪茄,品着威士忌,站在大石头上观看。


不善的萨达姆侯赛因

最让兰普索斯难以置信的是,萨达姆竟然亲自下达命令,暗杀自己的长子乌代。那时的乌代狂妄之至,当他听说萨达姆的一位助手为萨达姆提供女人的消息后,竟带人用棍棒把那位助手活活打死。事后,萨达姆曾公开表示要“严惩”乌代,但表面上只是将其放逐瑞士半年。谁知,1996年,乌代突然遭到不明身份枪手的袭击,身中数枪,虽然保住了小命,但废掉了左腿。

兰普索斯表示,萨达姆曾经亲自告诉她,是他派人暗杀乌代的。萨达姆说:“我不想看到他(乌代)这个样子,他应该死,因为这样对他来说更好一些。”至于刺杀儿子的原因,一则是惩罚,二则是担心儿子野心太大,最后将他也赶下台去。

偷偷赞助拉登,私藏生化武器

兰普索斯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的时候,透露了两条惊人的消息,同时也是美国政府最希望得到的证据——萨达姆曾赞助过本·拉登并拥有生化武器。

20世纪80年代末,兰普索斯在总统府内第一次见到了本·拉登,当时她并不知道这个高瘦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他到总统府来干什么。第二次获悉有关拉登来到巴格达的消息,是从乌代嘴中传出来的。

那个时候,乌代是伊拉克奥林匹克委员会的总干事,而兰普索斯则受聘成为乌代的私人秘书。1996年的一天,乌代无意中说到,父亲在王宫接见了沙特富翁本·拉登,还给了他一大笔钱。兰普索斯表示,据她所知,得到萨达姆赞助的除了本·拉登外,还有一些巴勒斯坦的组织,不过不知道这些人拿着钱干了什么。

至于盛传的萨达姆拥有生化武器的传闻,也得到了兰普索斯的证实。她表示,在海湾战争结束后,联合国准备派遣核查小组前来调查伊拉克是否藏有核武器、生化武器。而萨达姆则在一天深夜,命令部队将生化武器藏了起来。对于联合国的核查小组,萨达姆从来就没放在眼里,只是嘲笑他们愚蠢。

萨氏老迈不堪,遮掩身体状况

萨达姆最不喜欢别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今年65岁的他曾经多次患重病,但都被抢救过来。几年前,萨达姆心肌梗塞突发,险些送了老命。此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兰普索斯说,萨达姆很喜欢照相,让国人看到他健康的一面,但实际上,他的状况很差,嘴巴经常都是歪的。

每天,萨达姆都要使用一种草药制成的特殊面膜,据说可以减少面部的皱纹。他经常染发。

他还有洁癖,早晨5时起床喝上一杯咖啡后,就要仔细地洗全身,而且还要喷上香水。如果属下要行吻礼,萨达姆绝对不会让他们亲吻自己的脸颊,而是让他们亲自己的肩部、腋部,否则会把细菌带到脸上。

萨达姆几乎每天泡药浴增强体能,还会经常服用性药,以“使自己更加年轻”。美国辉瑞制药生产的“伟哥”也是萨达姆最常用的药品之一。

女儿遭强暴,兰普索斯逃离巴格达

30年来,兰普索斯见惯了人间最丑恶的景象,对这种生活愈加厌烦。尤其是在女儿被萨达姆的大儿子乌代强暴之后,她就下定了逃离巴格达的决心。

那个时候,乌代主动邀请兰普索斯当自己的私人秘书,并借此接近了她的两个女儿。1987年的一个周末,乌代把她的女儿带到哈巴尼亚胜地参加聚会,并在那里强暴了年仅15岁的女儿。当兰普索斯得知此消息后,被惊呆了,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只是将其当成一个秘密,埋藏在心里。那一次,兰普索斯也真正感觉到,萨达姆根本就瞧不起她和自己的女儿,她只不过是萨达姆王宫中的一个“高级妓女”而已。

2002年初,兰普索斯偷偷逃出了巴格达。起先她来到伊拉克边境,试图从那里进入约旦。不过,途中兰普索斯又遇到了一个专门从事情报收集工作的小组。听到了兰普索斯的传奇经历后,小组成员决定将她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把她所知道的一切公诸于世。

就这样,兰普索斯回到了贝鲁特,开始了隐居生活,因为害怕被萨达姆的特工发现并杀死,她整日穿着厚厚的长袍、带着黑色的面纱。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