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抱着几公尺厚脸皮永往直前的生猛劲令观众佩服
 
2002-1-13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1月12日讯, “京城血案”在几个礼拜前央视已经摆出了一副“剧终”的架式,谎也撒了、馅也漏了、丑也出了、央视抱著几公尺厚的脸皮永往直前的生猛劲儿观众也佩服了,应该见好就收了。可偏偏不知哪个导演觉得意犹未尽,又推出了一个续集,拉了一个催眠“教授”来演,砸大了。

本来傅怡彬的演技就不高明,导演想诬陷法轮功,谁知偏偏露出太多马脚。就连没读过几年小学的普通农民都质疑:那小子也不像杀过人,再对杀人不在乎吧,也不能那样展展洋洋的。是啊,三条人命、三位亲人血溅满室,就是发狂的精神病患者也应该惊醒了。而这个傅怡斌的表情,对现实的惨景的无动于衷,言词朗朗、不假思索、目标明确。在这样非正常人所能为的事件中,他表现得太正常了。一点心理负担或压力都没有。这正常吗?古今中外杀人案千万例,肇事者的精神状态达到如此,象一个根本没杀过人这样“正常”的程度者,恐怕举世无双,也只有在恶人迫害法轮功的时代才能看到的千古一绝了。

现在又出来了一个催眠“教授”,那个道貌岸然的张“教授”诬蔑法轮功用“催眠作用”指使其修炼者杀人。看得出这个张教授对“催眠术”颇精通,或研究细致入微了,也想借此机会给他的电视观众催催眠。只可惜“催眠”之类乃小能小术,翻遍了法轮功的书籍也找不到它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法轮功所含有的东西。那么为什么往法轮功身上安呢?就是要为“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摧毁、肉体上消灭”找个借口罢了。

如果说,傅怡彬是被催眠而杀人,杀完人一个多月了,他不早清醒了吗?应该痛悔不已才对,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坐那儿夸夸其谈呢?所谓的学术权威竟敢为图名利以身试法,不仅越抹越黑,而且也给自己选择了更加黑暗的未来。

法轮功修炼者连个小鸡、小鸭都不去杀,连苍蝇、蚊子都不愿意打,怎么会去杀人呢?被迫害两年多来,他们被抓、被打、送入精神病院,甚至被折磨致死,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怎么能无故杀人呢?还是自己的亲人!简直荒唐得不值一驳。

还讲什么“超度升天”、什么“极乐世界”,这根本都是佛教的东西,法轮功哪讲这个?法轮功讲的是通过修炼得道圆满,回归到自己先天的世界中去。是讲度有缘人得法,谁修这个法谁能得度,能脱离人的轮回生死。哪里说过把人杀了度人的?也没有讲什么超度啊?就是佛教中讲超度,也没有说杀了人能把他超度上去的?这简直是对佛法、佛家一无所知。还胡说什么死者的元神变成太阳、地球和月亮进入其小腹,更是不知所云、胡言乱语。法轮功讲的救度世人,不就是让人们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吗?这两年来所做的也不过就是这么两件事:一个是为大法仗义执言,一个是向民众讲清真相。这和杀人风马牛不相及嘛!

历次的栽赃手法从“1400例”到“天安门焚人”,再到这次命案,无非是角色表演、电视广播、“专家”论证、再上几个“托儿”,最终被揭露得体无完肤,已成惯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