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的学问
 
蓝关雪
 
2001-9-26
 
【人民报消息】历数三千年中华道统,几经兴废,中华文明的大多数品种与概念,都已沧海桑田,蜕变得几难辨认。譬如道德伦理、文字语言、衣冠习俗,要考源流,其间相去之远不以道□计,唯独是这「箸文化」,倒变化不大,颇有超稳定结构的架式。

「箸」当然就是筷子,在汉朝是它另有别称叫做「挟」或「挟提」。至今广东梅县地区的客家人,仍沿用古代称呼,将筷于叫「箸」、「箸挟」,并将插筷子的竹篓叫「箸篓」。客家人是自中原地区迁徙而来的血统较为正宗的汉族人,他们所保持的原汁原味古汉语辞汇是最多的。

「箸」何时被称筷子的?有此一说,善于驾舟的吴人讳忌「箸」和「住」同音,他们最伯行船搁浅,故此将「住一称为「快」,如此便风正一帆悬,轻舟已过万重山了。我想此说有些道理,因为船家的避忌特多,如广东的「蛋家」(水上人家),吃鱼从来不翻个,如何扒吃鱼脊骨肋骨以下的部份呢?这可是一门功夫,你得慢慢儿练,吃得别扭一点,总比「翻船」好得多吧?

前人有一首《竹箸诗》:「殷勤问竹箸,甘苦尔先尝:滋味他人好,尔空来去忙。」古人之箸,多是竹木型,当然也有铜箸、铁箸、金箸、银箸、象牙箸和玉制犀头箸等等。其实悠悠千年过去,筷子的形状、格局、种类并无太大变化。

筷子「形简意赅」,兼有挑、拨、夹、拌、扒等多种功能,中国人君临国际乒坛,多次囊括全部金牌,西人曾谓这是筷子练就的童子功。然而,筷子比起刀叉派和手抓派,毕竟有一弱项,那就是它对付松散的米饭颗粒有点费力,好在祭出「扒功」,尚可聊补缺失:然而一旦对付滚圆而滑溜的佳肴,筷子就左支右绌了,譬如蘑菇、汤丸和鸽子蛋之类。《红楼梦》里刘姥姥在贾母家宴上挟吃鸽子蛋,「才伸着脖子要吃,偏又滑下,滚在地上」。凤姐告知:值一一两银子一个呢。刘姥姥惊叹:「一两银」子也没听见个响声儿也就没了。一这实非她的手上功夫不济,原系筷子之先天罩门也。

毛泽东和邓小平在国宴上露怯,有失中华上国的脸面,都是筷子惹的祸。毛宴请赫鲁晓夫,邓宴请戴卓尔夫人,都被盘碟里的圆形物体所累,重蹈刘姥姥的覆辙。邓公倒也没让佳肴滋溜到地毯上,却不聿掉到了更糟糕的所在,他运箸时一不留神使岔了劲,让圆形物体(大概是明虾球吧)滑出双筷,以自由落体的势能,砸在调料碟里,于是虾球与姜葱齐飞,酱油共芥末一色,不但桌布溅得斑斑点点,连邻座戴卓尔夫人的酥胸也成了被殃及的池鱼。戴氏悻悻之余亦不免油然生出幸灾乐祸之感,日前她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摔了一跤,有失国体,如今一报还一报,总算扯平了。惜乎这实属拣了芝麻,丢了西瓜。邓公失落的仅是一团虾球,戴氏丢掉的却是。整个香港。这
筷子之过,真是歪打正着!

纵观吾国历史,筷子与政治的纠葛颇深。早在楚汉相争时,郦食其给刘邦出了个「强汉弱楚」的主意,建议分封被秦所灭的六国王族遗裔,使之拥戴汉王,孤立楚王。刘邦抚掌称善。谁知张良得知,惊呼:如此汉王将死无葬身之地!他拿超桌上的筷子比划,说:一日一封王,原来效力的六国将士就会各归其主,而以楚王势力之盛,他们说不定又都听命于项羽,这一来,还叫什么强汉弱楚?简直就是自废武左右!刘邦一听吓得把刚吃下去的饭都呕吐出来了。这就是「借箸」典故的由来。

说到筷子与政治,还有几个故事。其一,煮酒论英雄时曹操来一嗓子:『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便吓得刘备猛一哆嗦,筷子都拿不住了,稀里哗啦地跌落地上。刘备既是英雄,应不至于胆小如斯,究其因还是自家正在暗地□使坏,和董承密谋举事,怕被曹公观破,只好借雷声和失箸而遁席。其二,是「借箸表直」的典故。唐明皇赐给宰相宋jing一双金筷子,宋不解其意。李隆基说,这不是赐你金玉,而是表彰你办事如筷子般刚正耿直。其三,是卢文纪拜相。五代时期的后唐,皇帝要封相,却拿不定主意,便将候选人的名字写在纸条上,置于瓶中,用筷子去挟。结果卢某雀屏中选。这大概是藏人活佛转世「金瓶掣签」的源头吧,因为藏传佛教那个仪式,是清朝皇帝传授给他们的。

到了现代中国,筷子和政治依然撇不清楚关系。毛泽东对美食兴趣一般,但这并不妨碍他在饭桌上「借箸」运筹,他和蒋介石、史大林、赫鲁晓夫的几个著名饭局,都是运转乾坤的辉煌战例。及至尼克松到访,老毛「街能饭否」?似乎是一饭三遗矢了,于是只好指派周恩来去施展筷上绝活,周果然不辱使命。因为周的「借箸」功夫,亦为顶尖高手。犹记毛泽东宴请赫鲁晓夫,同桌有周恩来、林彪等人,有记录影片为证,在老毛给赫氏挟菜并阔谈世界革命之际,周恩来却殷勤体贴地给林彪挟菜。林那时算哪棵葱?然而周已洞烛其运程,在林晦暗的脸上,周读出了他印堂发亮的腾飞轨迹,怎能不借箸以表寸心?果然,其后林彪大富大贵,周的恭顺一直诚惶诚恐地维持到「九。一三」当日,他亲自下令封锁拦截林彪的座机为止。这林林总总的「筷子政
治」,委实深不可测!

考中国的筷子,固然有金箸、银箸、铜箸、铁箸、玉箸和象牙箸(《红楼梦》里王熙凤给刘姥姥用的筷子就是四楞象牙镶金箸),但使用最广的还是竹木筷子。在「忙时吃乾,闲时喝稀」的漫长年月,筷子也有闲季忙季,荒年筷子的功用难免锐减。不过如今「小康」日近,筷子的劳碌度渐增,油水似乎也多了起来。在中国,人一阔面就变的心态,看来确系祖传的。目下国人出入食肆或以饭盒打发,多爱用一次性的卫生筷子。

这倒也不能怨中国人浪费资源,因为东瀛的日本人更是如此。所不同者,日人饱啖之余,抛弃的筷于都不是他们国土上生长出来的竹木,而是一概进口,其中近百分之七十都是从中国廉价进口。若然加上十三亿中国人的庞大消耗量,那简直就是蝗虫蔽野,再做几多「退耕还林」的善事,又如何抵挡得住蝗灾一般的大嚼?

筷子文化的兴废,看来真到了一个要紧关头。江泽民先生的「以德治国一和「三个代表」学说,似乎都未足以传世,唯独这一项功在千秋的大业,尚待江氏去完成,就是「食具革命」,为中华民族于子孙孙的福祉,再不能让筷子这一「谬种」流传了。至于是复古到先民时代的「手抓派」,还是同化于西洋列强的「刀叉派」,学贯中西的江泽民先生会给我们掂量个明白的,大夥儿就别夫费那份心了。

摘自(争鸣)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