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现报不信还真不行!
 
2001-7-6
 
【人民报消息】(一) 有一个法轮功小学员,今年上小学三年级。他亲眼看到污蔑法轮功是有报应的。为了让更多的人尽快醒悟,他就把事情的经过简述如下:

1.我们班主任这学期在讲课时,说过两次骂法轮功的话。结果她因病住院两次。前些日子骑车又被大卡车碰伤,第三次进了医院。到现在嗓子还疼得不能正常讲课,多用手示意。不但自己痛苦,还耽误了我们许多功课。

2.我班有一名平时称王称霸的男同学。在一天上午的语文课上,用造句的方式骂宇宙大法。我当时马上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只说出了一句就卡了壳,“哦……哦……”了半天,接着说:“老师,我不会了……”当天下午课外活动时,这个平时没人敢惹的小霸王却遭到高年级同学的毒打,头上肿了一个大包。

(二) 有位法轮功学员是在铁路大集体装卸货运工作。有一些同事由于受电视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污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宣传欺骗,相信了电视播放的"敛财"、"剖腹找法轮"等。她们工作时七嘴八舌在议论。这位学员说:“谁说法轮功不好,你们谁的自行车就打炮。”

之后就有三、四辆自行车打炮。收工后,她们都回家吃饭,车子不能骑,只好找修车的补,刚补好走几步,又响了,回头再补,补完又打炮。她们觉醒了,看到这位学员后急忙说:“你别让我车打炮了,我以后不再说法轮功不好了。”大家议论纷纷:“法轮功可真神奇,说什么有什么。”

(三) 舒兰市莲华乡法轮功学员李继丰和几名学员在切磋时,被当地派出所抓去送往拘留所。拘留所里多数是刑事犯,有一个凶恶的刑事犯让李继丰擦地,这个刑事犯在李继丰擦地时无防备的情况下,猛地踹了李继丰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但那个凶狠的犯人却顿觉小腹疼痛,而且阵阵加剧,不一会他双手捂肚额头出了汗,面色苍白,在铺上直打滚。周围的人都笑;“你刚才还打人呢,转眼就有病了。”管教听到喊声走过来骂他:“别装病,整什么事。"”话后管教一看这个恶人脸色如土,管教一边让人送往医院,一边说他:“看你还欺不欺负人了。”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用力太大膀胱拧了个劲,经导尿后才脱险。在那个号里刑事犯一时再不敢打法轮功学员了。

(四)鞍山钢铁集团大连轧钢厂党委书记靳奎,主管该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他明知本厂有不少职工修炼法轮功以后,有得了绝症的人都起死回生,为国家节省医药费上万元,却甘当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的帮凶,对该厂法轮功学员进行邪恶打压。不论节假日,还是平时,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走亲访友,连法轮功学员之间见面都不准打招呼、谈话。

今年春节期间,该厂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讲清真相,被他强行带回后,他不仅对学员进行严加看管,而且当着学员的面恶狠狠的骂了许多诬蔑、诋毁法轮功的话,当即遭报,他的嗓子就发不出声音了,进医院一检查,诊断为喉癌。此人至今仍躺在医院里,嗓子只能稍微发出一点点声音。

(五)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分局星海湾派出所恶警徐某,平时就非常凶恶。自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此人邪恶透顶,唯恐落后,经常以执行公务为名,强逼法轮功学员谩骂、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一次,他又强迫一名法轮功学员谩骂,这位法轮功学员义正严辞的说:“骂人是不道德的,我不骂,我这么大年纪还没骂过人。”这时他气急败坏、恶狠狠地骂了一些邪恶的话,事隔几日徐某就住进了医院,经检查,确诊为胃癌。

(六) 舒兰市某乡法轮功学员红梅(化名),她丈夫大密(化名)为了阻止她学法轮功常常把她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有一天她正在看书,她丈夫把她手中的《转法轮》书抢去,用脚在地上踩了两脚。他马上感到腿疼而且一天比一天加重,地里的活也不能干了。几天后仍然不好,他先后到卫生所医院检查、吃药也无效。红梅说:“看你还敢不敢对大法无理了,这就是报应。”她丈夫说:“唉呀,是啊,就是从那天腿疼的,还真神,以后我也跟你一块学。”话一出口腿就不疼了。虽然以后他也没学,但对法轮功的书再也不敢无理。对红梅的学法也不太阻拦了。

红梅小叔子,叫恒密(化名,常人),魔性也很大,他爱人学大法,他经常阻碍他爱人学法。有一次,他雇了一辆拖拉机去拉煤,头天晚上,恒密告诉他爱人明天拉煤,早点睡,早点起。他爱人说:那么大早就睡我睡不着,我看一会书。当时恒密火起来,抢过《转法轮》书给撕了。

第二天一大早,大密、恒密和司机三个人一起去拉煤。早上玻璃上有霜,大密看到车前面有一个大法轮正转反转颜色多变,他想回来时找布擦一擦好好看一看。车到煤井装上超出大箱板一尺高一大车煤往回跑。当车跑到太平砖厂那个大坡时,车快到坡顶时车跑不动了,司机紧急换档,没来得急,那车急速向后退去,那宽阔的大道平时人来车往,这一会坡下还真没人没车,拖拉机越倒越快,三人吓的脸如土色,心跳至喉。竟忘了从车上跳下去。当车下到坡下时,车在道当中平地上大翻一个个,八轮朝天还在转呢。幸亏道上无人无车,避免了更大的灾祸。大密和司机在驾驶室里,恒密在后拖车上。大密和司机从驾驶室里爬出来,二人没有任何伤疼。急忙呼喊"恒密",没有回声,大道上也没有,道两边是大沟,沟里也没有,不可能甩到沟外去。二人又大声呼喊恒密,还是没有人回答。二人想这要扣到车下就得压成饼,没有救了。他们就等人或车来帮助把车翻过来。好长时间在沟外五、六米的稻田地里有人吱声,原来恒密被甩到大沟以外的稻田地里,昏迷多时醒过来。说也神奇,竟一块皮也没破。恒密慢慢爬起来,等缓一缓劲三个人奇迹般将拖拉机、车箱都翻过来了,重新装上煤,拉回家。到了家,恒密去打大箱板,他刚打开大箱,哗的一声,大箱板拍了下来,险些拍在头上,真玄啊!

吃饭时,恒密说了咋晚撕大法书的事,哥俩才知道又一次得到报应。这一桩桩实事,把他们惊得目瞪口呆,从此以后哥俩真正相信法轮功的神奇。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