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取死囚器官 證詞令人毛骨悚然
 
2001-6-29
 
【人民報消息】華盛頓廿七日電, 流亡美國的中國大陸解放軍醫師王國齊(昨譯王國啟),廿七日在眾院小組委員會作證,他曾經被迫從一百多個死囚屍體剝取皮膚。他說,一九九五年他和其他醫生甚至曾從一個半死的死囚身上摘取器官和皮膚,那次使他良心不安的經驗,導致他決定逃離中國大陸從死囚摘取器官牟取暴利的「邪惡」做法。目前他已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在眾院國際關係委員會國際任務和人權小組委員會上,王國齊說:「我對自己的行為抱著遺憾和懺悔的心情,今天站在這裏作證,反對從死囚身上剝取器官和組織的做法。」

 該小組委員會的一名眾議員說:「他的證詞令人毛骨悚然讓人想到『科學怪人』電影中的恐怖感。」

 王國齊說,出售死囚的皮膚和其他器官給需要移植和植皮者,為人民解放軍帶來龐大的利益。他說:「我們必須在火化場手腳很快的工作,通常只要十到廿分鐘就可以把屍體的皮膚完全割下。」

 他說,一九九五年十月在河北省的一次工作,「令他的良心不斷飽受折磨」。他說,他親眼看到三名醫師,從一名還沒有死的死囚身上取下他的腎臟,「當他們完工後,這名死囚仍在呼吸,他的心臟還在跳動。我們的灼傷外科醫生仍在救護車內……我們剝取他的皮膚只做了一半就離去,這個半死的屍體於是被扔進一個塑膠袋,送上火化場的卡車。」

 同日出席作證的副助理國務卿帕姆雷說,美國外交官員近幾個月曾數次針對這個問題表示關注,最近一次是廿六日向駐華府的中國大陸大使館官員提出。 (摘自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