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问什么可别问江泽民的亲爹
 
审江
 
2001-4-21
 
【人民报消息】为了研究,笔者找到一本《江泽民传》。这本《江泽民传》洋洋二十五万言,却未能把江泽民这个人的若干关键问题说清,当然不能怪传记作者主观上想替江泽民隐瞒甚么,而实际上主要是江泽民本人没有把历史问题交代清楚。 

江泽民没有交代自己的家庭出身。在江泽民的传记中,不惜笔墨写了许多新四军,江上青的事迹,而唯独没有写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没有写江泽民的家庭出身。最后,有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提到江泽民之父是一般“职员”。

这个任职之职员,到底有多大?江泽民没有交代清楚,传记作者自然也无法写清楚。

据《江泽民传》说,江泽民之父江世俊,“其子女颇多”。多到多少?传记作者没有说清,成了“无数”,或者说到了数不清的程度。所以只好用“颇多”来表达。现在,只知道江泽民是老二,还有老五江泽宽尚存。另有一位姐姐江泽芬。“颇多”的其余,都下落不明。

日汪统治时期,能够生产“颇多”子女,而又过着非常优裕的生活。这样的“职员”,说成是“一般”职员,这就说不过去了!再从江泽民的若干表现来分析和判断。江泽民会弹拉跳唱,能歌善舞,还会京戏、越剧。等等。十八般武艺,几乎样样全能。会弹钢琴,说明他家里有钢琴。江泽民过的完全是公子哥,阔少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水平,在日汪统治时期,难道是一般“职员”所能达到的吗?如果一个人,“颇多”子女,在日汪统治区能过上像江世俊这样的富裕、优越的生活,恐怕只有相当高级的“职员”,才有可能;也就是说相当高级的,给日本人干事的人才有可能过上这种很富裕的优越生活。当然,如果江世俊是多妻而“颇多子女”,那就更说明江世俊不一般,在那个年代,如果能够娶上几个小老婆,岂是“一般”职员所能做得到的?

江泽民说他十三岁时,过继给他的叔父──江上青。过继的理由,是他的叔父喜欢他,也是避免他叔父这一支断了香火。这都是在他叔父死去之后的事。这种历史显然是编造的。

因为江上青死时才二十八岁,他的寡婶也不过二十多岁,孤身一人,还要抚养她自己的两个女儿,她那里还有余力来供养公子哥式的江泽民?另外,当时日本人对占领区控制非常严格,如果江上青是新四军,当时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决不敢与江上青沾边,更谈不上把自己心爱的儿子往危难里推。

因此,从以上多方面分析,无论是从事实上,或从理论上看,江泽民在一九三九年被江上青认养,几乎是不可能的。江泽民给自己戴上这顶“革命烈士”后代的红帽子,是在为混入共产党内而欺骗共产党,是在为自己尴尬的家庭历史涂脂抹粉。

江泽民对于自己的生父是极力回避。据报载:江泽民盗用人民血汗一百五十万元,给他家修了祖坟。江泽民回扬州去祭祖。报导大谈江泽民的祖父如何如何,唯独忌讳的就是不谈他的父亲怎么样。这岂不怪哉!

江泽民的学历亦是鱼目混珠。头几年,南京师范大学,发现江泽民在“中央大学”的成绩单和供书证,就揭穿了他的学历问题。抗战时期正式中央大学,迁到四川重庆沙坪坝,是当时国内著名高等学府之一。江泽民就读的不是重庆的中央大学,而是汪记的南京中央大学,根本与重庆中央大学没有关系。

在当时,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江泽民,一直是在日本人的统治下过活。他究竟是甚么思想状态,至今还是一个“谜”。

江泽民自称他自小受的是孔孟之道的教育,和西方资产阶级教育。不对了!这又是瞎撇。江泽民生于一九二六年,到“九一八”事变之后,他才到上小学的年龄。这个时候的小学,已经分科,设有国语、算术、唱歌、美术等课程。学的已经不是孔孟之道。

而另一方面,孔孟之道是讲“礼”,讲“仁”,讲究“忠恕”,讲“仁政”。而江泽民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根本没有孔孟之道的味道,丝毫没有孔孟之道的影子,而是充满暴政和独裁气息,也是一个有力的证明。

在中共党内比江泽民资历老,能力强的人多如牛毛,江泽民算老几?江泽民之所以能够爬到最高权力,既不是靠他的“革命”奋斗经历,也不是靠他有甚么特殊才辩,更不是靠他对马克思主义有甚么真知灼见,而纯是踩着「六.四」民众的鲜血,加上他的“能歌会骗”捞到手的。这个欺骗,包括他隐瞒家庭出身,编造历史,以及他善于溜须拍马的本领。

凡是混入中共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阶级异已份子,大多都是隐瞒历史,伪造历史,欺骗党,混入党内。在他们的阴谋得逞之后,他们更是会千方百计为自己的历史涂脂抹粉。

江泽民对自己的历史问题也是忧心冲冲。他到美国来访问,不辞劳苦,两次特地拜访顾毓秀老先生,并不是他与顾老有何深交,而是为了说明自己听过顾老讲微积分课。

实际上,顾老是在一九四六年秋才从四川回到上海。按年级推算,这时江泽民已经是大学四年级,根本不需要再学微积分。微积分在工科,是大学一、二年级学的课程。江泽民作秀拜望顾老,实际上就是为了表明他是顾老的学生,他是正牌大学的学生,以掩盖他是日汪的学生身份。

自江泽民当政以来,其卑劣人格从多方面体现出来。

在中国大陆他甚么都要镇压,宗教信仰,他镇压;仅只是说几句话,如要求平反“八九”民运,他要镇压;群众练练功,他要镇压;甚至北大学生要悼念被害的同学,他也要镇压。他几乎成了镇压狂了。

在国际舞台上,大耍政治流氓。今天在联合国人权书上签字,明天马上就推翻。这岂不是反动的两面派、上海滩上的政治小丑表现吗?真是给上海人丢脸,给共产党丢人,也给中国人丢人。江泽民被国际新闻界列为著名“敌人”,完全够格。

江泽民甚至卖国求荣,大干丧权辱国之事。1999年底,江泽民和俄罗斯秘密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俄全面勘分边界条约》,至使图们江出海口几乎被彻底封死,吉林人民多年来盼望的开边通海战略计划变成了一堆废纸!并使得中俄历史上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合法化。到目前为止,江泽民已将至少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拱手让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品格低劣的人,许多不明真相的人却还在振兴中华问题上对他报以「殷切」的希望。但这些人不明白的是,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卖国贼、暴君身上!他们在希望什么???

 
分享:
 
文章二维码: